沉迷弹丸,沉迷狛日(all日),创创是天使
其余:
刀剑乱舞系列 石青
家庭教师系列 骸云 纲R

【狛日】适者生存

 *狛日二人的甜蜜坑苗木的婚后生活(虽然日向君只在开头出场了)

*算是狛枝的(晚了很久的)生贺,但把狛枝写得有点……神经病(?)所以,慎入……



    “真的没问题吗?”左手拎着行李箱,右手握住门把,日向在拉开门的前一秒忍不住回头问道。


    “安啦,日向君,即使是我这种人,最低限度地活着这种事也是能做到的哦~”狛枝微笑着挥挥手。


    日向轻叹口气:“不止是活着,三餐要好好吃,不能熬夜,也小心点不要莫名其妙地受伤。医疗箱的话在卧室的抽屉第三层,冰箱里的食物大概够你一周吃的,还有……”


    “还有你要迟到了哦,日向君。”狛枝转头望向鞋柜上的座钟,“如果没记错的话,你这次的搭档十神君吧,他可是最受不了别人迟到的。”


    似乎是回想起了某些不好的回忆,日向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放弃说教,推开家里的大门:“那么我走了,狛枝。”


    “啊,日向君,稍等一下。”狛枝向前踏出一步,光着脚踩上玄关的水泥地面,在日向还来不及说教之前,捧起对方的脸亲了下去。

    “路上小心哦。”


    “唔,知道了。我会尽快回来的。”



    明明该做的不该做的都体验过了,面对狛枝表示亲昵的举动日向偶尔还是会表现出手足无措,这对狛枝来说实在是难以言喻的可爱。

    对方红透的耳根总算是冲淡了离别的小小伤感,说实话狛枝自己也没想到,不过就是出两个月的差,日向居然会忧心至此。


    “果然是平时装得太过分了吗?”狛枝凪斗毫无悔改之意地反省道。



    …………


    “我想这和日向君的性格也有关系吧,他本来就是那种善于照顾他人的角色。”苗木诚将环保袋里的蔬菜一样样装进冰箱,“虽说他来拜托我照顾你这件事,怎么想都有些微妙。”


    狛枝躺在沙发上滑动着手机屏幕,一米八的身长直接占据了整个沙发:“啊啊,毕竟我家的日向君一直以为咱俩关系不错嘛~”


    冰箱门被用力关上,苗木皮笑肉不笑地回应:“会造成这样的情况是谁的错啊?”


    “嗯,是我~”狛枝抬起手臂晃了晃,眼睛没有从手机上离开,“我也没想到当时威胁你的时候会被日向君看到,情急之下编了谎言,谁知道日向君就相信了呢。”


    似乎是回忆起了当时的情景,苗木诚的脸色又青了几分。

   被姑且算得上是学长的狛枝以商谈事务为名带到角落,结果原因居然是自己近日里与日向君走得太近让狛枝极其不爽,进而得知了那二人正在交往的真相,偏偏在得知他们秘密关系的时候,日向君又正好出现。


    已经不知道瞬间涌起的情感该归类为尴尬还是庆幸,苗木当时只想找个机会逃掉并且发誓以后一定要躲着狛枝走。

    谁料想后者显然没打算轻易放过自己,随口一说就编织出他们关系很好的弥天大谎,而在大事上机敏小事上却略带糊涂的日向君,也极其自然地接受了这个设定。


    误会往往是铸就简单澄清难,等到苗木后知后觉意识到大事不妙时,已经受日向所托拎了一袋子蔬菜水果去拜访独居(暂时)狛枝了。

    没办法,谁让狛枝凪斗在77期里人缘实在是……不值一提。

 

    早就习惯了狛枝等于无视的“待客之道”,苗木给自己倒了杯水在沙发上坐下,环视了圈客厅,有些讶异地说道:“比我想象中干净呢。”


    狛枝总算是将视线从手机上移开:“苗木君想象中是什么样子呢?”


    “……被外卖包装闷死横尸在家?”


    狛枝一个手抖直接将手机按到锁屏,无奈地再次输入由0和1两个数字 组成的密码解锁:“这是日向君和你说的吧。轻信他人可不好哦苗木君。”


    “我认为,给日向君造成如此错觉的狛枝君才需好好反省吧。”

    苗木不止一次倾听过日向对狛枝的抱怨,诸如一人在家就只依靠杯面和外卖过活,洗衣服能把洗衣机搞坏,被关在门外的次数更是不胜枚举。也难怪日向君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出时间过长的外勤,把狛枝一人扔在家里。

    因此,日向这次避无可避被未来机关派去出差,才会打越洋电话拜托苗木帮他照顾一下狛枝,以免对方遭遇不测。

    然而结果与日向描述相差甚远,狛枝不仅没有惹出麻烦,反而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干干净净。

    那么答案就是,狛枝的“无能”显然是在日向面前的故意而为之。



    “不愧是希望的代言人,真的很敏锐呢。”狛枝放下手机坐起身,笑得依旧人畜无害,“我承认,自己确实会有意无意地麻烦日向君。”


    不,绝对不仅仅是麻烦吧。

    苗木诚回忆起他第一次探望进行过机械手手术后,正巧撞见日向给狛枝喂饭的情景。

    你完完全全把自己打造成了生活残废啊狛枝君!


    “嗯,走路跌倒也罢,手指被菜刀切破也罢,被不明飞行物砸晕也罢……”狛枝显然没有注意到苗木的脸色,务自将话题进行了下去,“这些或多或少也和我的体质有关,毕竟在这些小小的‘不幸’之后我都收获了日向君温柔照顾我的‘幸运’啊。虽然说,基本上有一半情况都是我自己故意而为之的~还有……”


    在狛枝繁琐的碎碎念之中,苗木总算是保持住了逻辑的清明,找到了关键的论破点:“你,你这样做是为了将日向君绑在身边吗?”


    被苗木打断的狛枝并没有展现出一丝一毫的怒气,相反他眯起眼睛,露出了自苗木进入房间以来真正意义上可以称为“灿烂”的微笑:“是啊。”


    就像是被毒蛇缠绕住了脖颈,苗木诚不自主地深吸口气,握住玻璃杯的手指有些发白,但他还是强迫自己直视着狛枝问道:“你就不怕我将真相告诉日向君吗?”


    接收信息的提示音想起,狛枝毫不犹豫地放弃了与苗木的对视,低头在智能机上输入文字,仿佛是忘了房间里还有他人的存在。

    不过仅是从对方瞬间柔和下来的目光,苗木就能判断出狛枝传递邮件的对象正是日向君。


    “不怕哦。”狛枝按下发送键,头也不抬地回答道,“是说相处了这么久,日向君都没发现这一点反而让我觉得有点复杂。毕竟某些程度上,日向君还蛮天然的~”

    “所以说,如果苗木君想要点醒日向君的话请随意~我是不会阻止的。虽然后续有点麻烦,但是,让日向君不会因此离开我,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狛枝君你……”

    

    “抱歉抱歉,一不小心真的说了很自大的话呢,明明像我这种人,是没有资格拥有这些的。可是如果对方是日向君的话,我又会不由自主地期待了。”狛枝起身,拿起苗木手中的水杯,慢悠悠地走进厨房将白水替换成了还冒着热气的咖啡。


    “请吧,苗木君,这是日向君很喜欢的牌子哦。”狛枝把陶瓷杯放到苗木面前,“权当是我本人对你专程跑一趟的感谢和歉意。”


    杯子也被替换成了专用的咖啡杯,棕褐色的液体香醇可口,苗木小口地喝着咖啡,把满腔的惊异和不解缓缓地化作一声长叹。

    ——怎么会有这种人呢。

    明明能把自己打理的很好,偏要装作无能的样子让人担心同情。

    而且谎言被揭穿时还坦坦荡荡地承认了,让人连火都无处可发。


    “你啊,也不用太过烦恼。毕竟这只是我和日向君相处模式的问题。类似于共生的关系吧,他既然是属于那种放不下弱者的类型,我便做那个被照顾的对象就好。”狛枝又低下头摆弄手机,柔和的笑容从嘴角漾开,“还有如你所见,我是能很好地生存的,以后你就不用过来了。”


    等等。

    突然像是抓住了什么关键般,苗木诚停下了喝咖啡的动作。

    他记得,在日向君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似乎只是麻烦他去狛枝那里看一眼,并没有提到后续拜访的频率和次数,而且这也是日向君出差两周之后的事情了。

    如果说,日向君心里认定狛枝已经“无药可救”的话,以他对狛枝的感情,不可能表现得如此放心和游刃有余。

    

    似乎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日向君早已清楚狛枝的真面目。

    因此才会只是拜托自己进行“做做样子”的探视,甚至连冰箱里的蔬菜水果都是自己自作主张带过来的。


    …………………………

    ……………我是笨蛋吗?


    “苗木君,你没事吧,脸色很难看哦?”


    “不,我没事。”苗木用手抵着额头,“我只觉得从身体到心灵都像刚刚跑完马拉松般疲倦。”


    “……感冒了吗??”


    “…………”

    

  



    “如你所言,我不会再来了。”苗木手搭着门把冲在厨房里洗杯子的狛枝喊道,“谢谢你的咖啡。”

    意料之中,回答自己的是潺潺的流水声。


    在关上门的那一刻起,苗木诚在心底暗下决心。以后和狛枝凪斗日向创两个人有关的事情,他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再参与了。

    至于苗木最后想到的那个真相,自然是不会告诉狛枝,他才没有那么好心,让那两个人自己去闹吧!!!


    而此时始作俑者们,即使现在正跨越了七八个小时的时差,依旧可以依靠现代的通讯设备进行没有营养但就是不会腻烦的闲聊。

 

    长颈鹿为了吃到更高的树叶使脖子变长,蜥蜴为了躲避天敌进化出变色的能力,那么狛枝凪斗为了把日向创留在身边的所作所为又有何妨。

    ——说到底不过就是适者生存。



    或许总有一天,两个人会摘下彼此的面具,经历一次长谈后结束这有些滑稽的把戏。

    也或许他们就这样打打闹闹,心照不宣地将游戏进行到底,直至携手迈向死亡。

    

    反正他们现在的唯一烦恼就只是隔着长长的海峡,等待那时隔两个月的重逢。


    然后说出“我回来了”与“欢迎回家”。



    FIN

——————————————————————————————

我发现自己就是日向生贺不好好写狛枝,狛枝生贺不好好写日向,反而是苗木作为线索(?)贯穿始终_(:зゝ∠)_对不起哦苗木君。

和囚鸟之笼有点相似但又完全不一样的一篇文。

这里的狛枝更直白地面对了自己的感情,更善于利用自己的特点撒娇(?),所以表现得也更病些——比如使出浑身解术求关注泡日向(笑)

至于日向,则是属于那种什么都看破但懒得说破于是就由着狛枝玩的设定,大概就是与其去烦别人还不如烦我这样的无私想法(×

而苗木这里,则真就是个被卷进无妄之灾的吃瓜群众,发出了“那么好的前辈为什么要和这个神经病谈恋爱!搞得前辈都不正常了!”的悲鸣(默哀)

想着狛日这样的相处模式不知怎么就蹦出了“适者生存”这四个字,后来觉得颇有些微妙也不想改了2333

不知为啥粉丝数一直卡在了199超级难受,于是再此承诺要是到了200粉我就在粉丝里随机挑一人给他写文好了(没人稀罕!!)


评论(20)
热度(207)

© 十九夜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