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弹丸,沉迷狛日(all日),创创是天使
其余:
刀剑乱舞系列 石青
家庭教师系列 骸云 纲R

【狛日】顺其自然

*没有希望之峰学园的前提下,狛枝和日向是幼驯染的同班同学设定

*复健用

*心疼左右田(?)

 


    “做了吧你们?”

 

    “做了哦。/……做是做了。”

 

 

    面对当事者毫不避讳的回答,左右田和一只觉得太阳穴附近跳得生疼。

 

    “虽然由我来说这句话有点奇怪,但是你们两个,多少是不是该有点羞耻心比较好啊?”

 

     狛枝听闻,嘴角勾起算得上是略带嘲讽的弧度,轻笑两声:“可是我们只是回答了左右田君的问题,真要说羞耻的话,不是开启话题的左右田君更没羞耻心吗?”

 

    日向创由于嘴里塞着饭团不便说话,只是附和着点了点头。

 

    “不,怎么说呢。”左右田由于受到的冲击过大,没有看出狛枝的讥笑,而是自顾自地接下去说,“虽然以前就觉得你们俩不对劲了,但是……总之,恭喜交往?”

 

    “诶?”

 

    “诶什么诶啊,”左右田忍不住拿筷子指着狛枝,“说到底你们是什么时候背着我好上的?我总觉得被莫名其妙地排除在外了啊。”

 

    “嘛,左右田君,我想你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吧。”狛枝微笑着将热茶倒进保温杯的瓶盖中。

 

    日向咽下嘴里的食物,平静地继续:“我们并没有交往。”

 

    “啊——!!?”左右田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被再次刷新了,不禁怒吼道,“等等等一下,按理说做这种事情的,不都该是交往以后的事情吗!之后难道不应该是你们你侬我侬腻腻歪歪的展开才对吗!”

 

    “……感觉好恶心。”日向接过狛枝递过来的茶,碗口边的热气使得他微微眯起双眼。

 

    “确实,想象一下感觉有点糟糕呢。啊,日向君,还有这里没擦干净。”狛枝无奈地笑笑,伸手拿走日向嘴角边残留的饭粒。

 

    你们啊,虽然嘴上不承认,但是现在不就在一本正经地你侬我侬腻腻歪歪吗。

    左右田和一在内心呐喊着,决定做出最后的挣扎。

 

    “至少,你们两个,是因为彼此喜欢,才会做吧?”

 

    狛枝和日向同时歪过头,再次以不可置信地默契回答道。

 

    “不是哦。/并不是这样。”

 

    在宣告午休时间即将结束的悠扬音乐缓缓响起。

    左右田和一,阵亡。

    那一刻,左右田深刻地意识到,用正常的逻辑揣测那二人,基本上是痴心妄想。

 

    …………

    ……

 


    “还在想中午的事吗,日向君。”踩着脚踏车,狛枝即使不回头,也知晓坐在自己身后的日向创正在发呆。

 

    回应狛枝的是罕见的沉默。


    哎呀哎呀,这次看来真的是很在意啊。

    狛枝心想,以往的日向君,面对自己的喋喋不休,即使再不耐烦都会给予回应。明明像小孩子似的直呼周围人的名字,日向创在其他地方的礼数却表现得格外周全。

 

    自行车行至上坡,狛枝踩踏的力度加大,不由得弓起后背。好在坡度不陡不长,纵使烈日炎炎,单薄如狛枝也足以承载两个人的重量,甚至还可以留有余力地碎碎念道。

 

    “我觉得,大概就是人们所说的顺其自然吧。”

    “你看我和日向君,从小时候就一起长大,又神奇地同班,第一次考试,第一次去海边,第一次看烟火大会,第一次庆祝圣诞节,我们都是共同经历的。”

    “……所以呀,把人生的初体验先给彼此,难道不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

 

    叮咚。

    自行车碾到路边的石子,车把出的铃因为震动轻响。

    不算艰难的上坡过去后,就是只是看着便让人倍感舒畅的徐徐下坡,狛枝把握好方向任由车子自己依照惯性和重力行驶,而后感觉背脊上多了份熟悉的重量。

 

    “睡着了吗?日向君。”

    “动不动就进入睡眠这点,日向君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啊。”

    “……虽然说,有点让人觉得沮丧就是了。”

    “…………”

    “不过我也觉得,还蛮可爱的。”

 

    狛枝放缓了骑行的速度,不再喋喋不休之后,周围只剩下自行车链条因为年代久远偶尔发出的一两声嘎吱杂音。

 

 

    什么理所当然啊。

    笨蛋狛枝。可爱这种词,不应该形容女孩子才对吗?

 

    倚靠着狛枝的后背,日向闷闷地想。

    睁开的嫩绿色眼睛则没有丝毫睡意。

 

 

    狛枝与日向虽不是同胞兄弟,却是从小便结识的邻居,加之父母辈的感情良好,他们的童年基本上都是与彼此共同度过的。随后,奇迹般地,两人一起考进了邻镇的重点高校,于是便顺理成章地搬出家合租。


    搬家时日向从家里带来了父亲用旧的单车,两人就骑着车一起上下学。原先骑车的人选是通过猜拳决定的,但在日向连续蹬了一周的自行车后,实在是忍无可忍,就定下了早晨他骑晚上狛枝骑的规定。

 

    这算是他们同居生活中微不足道的小小插曲,毕竟彼此对对方的喜恶早已了然于心,矛盾与摩擦偶尔虽有,却不至于妨碍生活的平静与顺遂。更多的时候,他们总会有种谜一般的默契。

 

    “狛枝你很擅长打扫吧,扫除方面的工作就交给你好了。”日向边说边在家务分配表上打勾。

 

    “嗯,可以哦。”狛枝百无聊赖地在躺在沙发上翻看杂志,日向对凡事都格外认真的做法他并不讨厌……虽说也没有多支持就是了。

 

    “大扫除的话两周一次,我也会帮忙的。垃圾处理我们轮换着做……一日三餐的话,我来准备。”

 

    “哦,那我可以点单吗,日向君?”听到这里,狛枝突然打起了精神,借助腿长的优势很快蹭到了日向身边,“还有便当~~”

 

    “先说好狛枝,太复杂的我可不会啊。”日向创被狛枝从背后搂习惯了也就没再抵抗,签字笔在手中转了个漂亮的圈,自顾自地继续道:“剩下的……嘛,打扫浴室也轮换吧,洗碗的话可以一起,反正我们家的厨房够大……狛枝,你在笑什么啊?”

 

    “不,没什么。”狛枝把下巴搭在日向的肩膀上,咯咯咯的笑止都止不住,“总觉得,现在我们好像新婚夫妇一样。”

 

   “是是是,关于日用品的采买……”

 

    多年经验的本能告诉日向创,狛枝凪斗的话听一半信一半就好,反正只要顺应着这个人的异想天开,时间长了对方自然会失去兴致。

 

 

    因而,在狛枝说出想要和日向君做的时候,日向也没有在第一时间拒绝。

脸庞,肩膀,手臂,腰,后背,腿。

    日向对狛枝自然而然的宠溺放纵仿佛早已渗进了骨子里,算不上听之任之也绝非随波逐流,只是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难得孕育出渴望的光,他只能像是被光蛰伤般闭上了眼。

 

    狛枝碰触身体的指尖像是粘腻的蜜,又似温热的炎,即使是轻微的扫过亦能引起日向的轻微颤栗。

 

    狛枝罕见的低沉笑声则是麻痹意识的酒,安抚了所有的苦痛与窒涩,仅留下快感酿出的迷离甜味。

 

    创。

    最后似乎,是被呼唤了名字……

    …………

    或许吧。

 

    青春期的躁动与欲求称得上是所有出格行为的完美借口。

    反正以狛枝的脑回路,他与他之间做这种事自然会有各种各样的理由。

    只是在所有错综复杂的解释之中,绝对不会有关于“喜欢”的选项。

 

    对于狛枝凪斗而言,日向创非常重要,反之亦然。

    他们可以是朋友,兄弟,家人,但似乎也就仅仅如此。

    证据便是,即使是在身体紧密结合到毫无缝隙的时刻,他们都不曾有过如恋人一般的亲吻。

 

    他们之间相隔的距离明明薄如蝉翼,却谁也不曾踏出改变关系的一步。

    狛枝小心翼翼,日向患得患失。

 

    ——所以,即使爱恋的话语几乎决堤而出,终不能水到渠成。

 

    

    “日向君~到家了哦。”

    狛枝停下自车,侧过身正好对上日向创若有所思的脸。

 

    “哦,知道了。”日向创甩了甩头,强制驱散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思绪,拿着双人份的书包下车,“今天晚上想吃什么?”

 

    “唔~汉堡肉?”

 

    “你呀,明明这么瘦弱却真的很喜欢吃肉啊。”日向假装抱怨地笑笑,正准备掏出钥匙开门,就被狛枝拽住了手肘。

 

    羽毛般的轻吻落在脸颊,日向手中的钥匙啪嗒一声落回口袋。

 

 

    “狛枝……你……你这是……”单手按住侧脸,日向彻底被狛枝弄得晕头转向,连疑问都无法成功说出。

 

    好在对方也被自己的动作惊到,即使用手捂住嘴巴亦遮挡不住脸上堪比夕阳的红晕。

 

 

    “对不起,日向君。”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刚刚看到日向君的表情,忍不住就……”

 

 

    啊,真是……麻烦死了!!!

    日向创想。

    扔掉背包,毫不客气地拽过狛枝的衣领。

    夏日的蝉鸣,傍晚的燥热,落日的余晖,两个人交叠的影。

 

  

    日向创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的某个夏天,他和狛枝一起玩新发售的推理游戏。

    游戏里面的主人公被洗脑之后失去了共同生活的记忆,还被迫互相残杀。

    通关时日向随口问狛枝,要是我们也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样?


    本是玩笑的话语,未曾想狛枝居然认真思考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狛枝才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即使是失去记忆,我一定也会比任何人都要早地找到你,和你在一起的。

    因为你是日向创,而我是狛枝凪斗啊。


    波子汽水的泡泡缓慢地上升,炸开时发出几不可闻的轻响。

    或许从那时开始,有些感情就渐渐变得不同了。

    


    ——呐,狛枝,就让我来好好告诉你,这个吻的意义吧。

 

 

    Fin

———————————————————————————

是说你们两个……连sex都能脸不红心不跳,怎么亲个脸颊就少女漫展开了呢。

来自作者本人的吐槽。

其实就是个双向暗恋被捅破的故事。。。嗯,可怜的左右田被塞了口狗粮。


评论(22)
热度(244)

© 十九夜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