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弹丸,沉迷狛日(all日),创创是天使
其余:
刀剑乱舞系列 石青
家庭教师系列 骸云 纲R

【狛日】狛枝凪斗的心跳大冒险

*看名字就知道,并不是什么正剧2333然后就越写越欢脱了

*来自 @岑。 的点文,是个非常有意思的设定,设定如下:

这里想要点一篇甜蠢的狛日…!(ni、大概是狛枝一天睡醒时发现自己的心(?)掉出来了,不明的狛枝把心()放在公文包里去未来机关上班了。上班的这一天每和日向君独处包里的小心就会跳的很厉害()、狛枝觉得好烦啊难不成我喜欢预备学科吗(。、就把心锁在家里了、然后一次偶然(大雨或者错过末班车之类?)狛枝来到日向家里留宿、又听到了熟悉的心跳声、但是自己的给锁在了家里分明不是自己的…嗯、就是、这样两人傻傻的互相喜欢到最后坦白在一起的故事…!((つД`)ノ

*因为公文包和电车,脑补的都是办公室paro,于是正好,和 @用户名被我吃了! 的点文可以一起写

*是的我就是这么懒(被打


    对狛枝凪斗而言,他的人生是由大大小小的幸运与不幸交织而成的,这也就造成了面对各种各样的突发状况,狛枝总能表现出不同于常人的冷静与淡定。

    然而,眼前的状况,显然远远超出了狛枝的接受能力,以至于他甚至罕见地产生了“现在是不是在做梦,要不我再睡一觉吧”的想法。

 

    此时在狛枝眼前的,是一颗粉红色的,普通成年男性手心大小的桃状物体。如果仔细观察的话,还能发现,那颗心在有规律地小幅度跳动着。

    毫无理由地,狛枝凪斗知道——那是属于自己的心脏。

 

    姑且不论自己心脏的画风为何与超市情人节促销活动的少女装饰如出一辙。单是心脏脱离身体这件事,就属于超自然的存在了吧!

    狛枝长叹口气,脸已经被自己捏肿了,质数也数到了173,他没在做梦,大脑清醒,记忆齐全,如果没有这个插曲按理说他应该正在上班的路上……等等……上班?

 

    狛枝凪斗抄起床头的闹钟,上面的指针已经不紧不慢地走过了自己往常出门的时间点。什么诅咒,灵异,不幸全部被狛枝抛之脑后,他飞快地冲进洗手间洗漱,又手脚并用地穿好衣服,一套动作做得行云流水,毫不拖沓。

    只是在拿起公文包时,狛枝的动作有一瞬的停滞,然后啧了声,将凭空出现的可以称之为“狛枝的心”的存在,扔进了公文包。

    顾不上想心脏离体人还正常出存活的可能性了,狛枝一边跑一边祈祷——希望他在公文包里的心脏不会被早高峰地铁里的人潮压扁就好。

 

    狛枝凪斗在一个名叫“未来机关”的公司工作,虽然公司的名称中二度爆表,却是业内非常有名的企业。而且未来机关和名校希望之峰学园也有合作,所以企业的员工大部分都是希望之峰学园的毕业生。工作的同事大多是同级的学生,能够每天都被充满希望的人才包围,对希望厨狛枝凪斗来说,简直是梦寐以求的工作——如果不算上个月刚刚转到他们部门的日向创的话。

 

    “你迟到了,狛枝。”日向创头也不抬地说。

 

    狛枝因为奔跑气喘吁吁,用颤抖着的手打卡,然后被冷冰冰地仪器再次告知了自己迟到的事实——该死!他这个月的全勤奖!

    所以,即使是拥有着超高校才能的人,依旧避免不了衣食住行,更逃离不了上班族的种种烦恼。


    日向见狛枝脸色实在苍白得可怜,去饮水机给他接了杯水:“可惜呢,就晚了一分钟。”虽然这样的不幸,对狛枝而言才是“日常”。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狛枝双手撑在前台的桌子上,低着头喘气。

 

    “罪木感冒请假,我代她一天班。最近得病的人很多呢,你也小心点吧,”日向把一次性纸杯放到狛枝面前,“感觉你还挺危险的,就体质而言。”

 

    “我……还不至于悲惨到让预备科来担心。”狛枝闭上眼深呼吸,感觉公文包里的躁动也渐渐平复了下来。明明没有血管跟神经相连,居然也会随着身体的状态做出反应,这样的非日常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狛枝整理好西装的褶皱,向自己的位置走去,途中却被日向创叫住。

 

    “喂,狛枝。”

 

    一个不明物体砸过来,狛枝条件反射地接住,握在手里时才发现,这个“暗器”是个被保鲜膜包裹的饭团。

 

    “你没吃早饭吧,这个给你,不要又因为低血糖倒下了哦。”日向创收好食盒,将原本放在狛枝面前的纸杯拿到自己手边。

 

    ——咚。

    啊咧?

    狛枝提起自己的公文包,里面原本已经变得平静的物体,突然又开始加速跳动。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说不定是方才跑步的后遗症吧。

    狛枝不由自主地把公文包抱在怀里,不顾脸部温度的上升,像是逃跑般快步走向座位。

 

    所以说,快点平静下来啊,我的心。

 

 

    算不上非常美味的梅子饭团,补充体力的话倒是足矣。狛枝察觉到这个饭团估计是日向亲手制作的,吃到一半的动作有几秒钟停顿,随即甩了甩头,不自觉地放缓了咀嚼的速度。

 

    近几年,未来机关扩大了招聘范围,将一些虽然不具备超高校才能,但能力出众的人才收纳进了公司,日向就是其中的一员。由于希望之峰学园预备科和本校生的教室是分开的,所以狛枝基本没有和日向打过交道,所以刚开始还以为日向是自己的后辈。

 

    “初次见面时,狛枝明明是个很温柔亲切的人啊。”日向长叹口气,自言自语道。

 

    日向身边的左右田明显感到一股恶寒:“我和你说了多少遍,那家伙脑筋不正常啦!也就是只有你这个重度颜控加老好人,才每次都被他耍的团团转!”

 

    “不,颜控什么的。我又不是因为狛枝的脸才……”

 

    “哈?那你告诉我,那家伙还有什么其他的优点”

 

    “左右田你问问题就问问题,凑我那么近做什么!”日向创被来势汹汹的左右田逼至电梯角落,直到无处可退才窘迫地把双手格挡在身前。


    犹如所有少女漫画那样的展开那般,刚巧此时电梯门缓缓打开,而正在等电梯的狛枝恰好目睹了二人可谓是有些暧昧的姿势。

 

    “哎呀日向君你原来在这里啊,我找了你很久哦。”狛枝略显蛮横地插进两个人之间,毫不客气得握住日向的小臂,“下达了新的任务需要你我负责,趁着午休时间看眼资料吧。”

 

    尚且来不及与左右田道别,日向就被狛枝拽离了电梯。

 

    ——明明是随处可见的,平凡到极点的人。

    ——为什么只是和他独处,背包里的心就开始躁动不安呢?

 

    未来机关的建筑外围种植了整排的梧桐树,正午炽烈的阳光被树影割裂,投映出片片算得上颇具艺术感的光点,在或明或暗的树荫之路上,狛枝牵着日向的手,久久没有放开。

 

    初秋的风阴晴不定,走过长廊时变大的风掀起二人西装的衣角,连带着心底深不见光的秘密也被一并翻开。

    狛枝突然想起自己刚刚得知日向预备科身份时候的事情。

    被欺瞒和背叛的落差在77期其他人眼中或许微不足道,对于虔诚地信仰着才能与希望的狛枝而言却宛若灭顶之灾。

    然而似乎不幸总喜欢接踵而至,那天夜里偏偏赶上狛枝和日向创所负责的项目加班,原本期待的二人独处瞬间度日如年。

 

    日向创开始还被狛枝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的态度弄得手足无措,沉浸在工作中时就恢复了往日的专注与沉着,即使是在狛枝的冷嘲热讽下,也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自己手头的工作。

    反倒是作为撩拨方的狛枝自讨没趣,接连出现了几个平日里绝不会出现的疏漏,拖慢了整体的进度。

 

    狛枝凪斗虽然无时无刻不散发着让人不想与其打交道的气场,但并不是无理取闹之人。即使嘴巴上抱怨着和预备科在一起影响工作状态,暗地里却打起了百倍的精神去补救之前的失误。

    日向完成的快一些,也不着急,就泡了双人份的咖啡搬了椅子坐在狛枝身边等待,权当漫漫长夜加班党的同病相怜。

    狛枝敲打键盘的手指白皙而修长,甚至称得上有些过于纤细了,让日向不禁担忧,这个家伙真的有好好吃饭吗?

 

    为了节约电力,整个诺大的办公室只有狛枝桌上的台灯充当着照明的角色。

    敲打键盘的声音,电子屏幕里的柱状图,旁边搭配的文字,明明是往日工作的必不可少之物,此时却通通化身为催眠的音符,奏响出一首缓慢而柔和的催眠曲。

    肩膀一沉,狛枝停下手里的工作,不出所料地看见,方才信誓旦旦地要陪自己工作到结束的人此时正倚着自己的肩膀睡得正酣。

 

    心底最柔软的地方突然被按压,狛枝合上电脑,闭上眼,轻轻地蹭了蹭日向头顶小小的发旋。

    周身全是将要把人吞噬的黑暗,正如他被自身才能所掌控的人生,他赞颂和讴歌希望,用信仰铸造出密不透风的墙,等到意识到时,已经把其他人都隔绝在外。

    然而,有人硬是用天然呆和执拗打破了狛枝的戒备,甚至在明知自己的灾难体质之后,依旧能安然地枕着他的肩膀。

    在静谧得几乎让人绝望的夜晚,狛枝凪斗不再是一个人。

 

    “……笨蛋。”

 

 

    “狛枝?狛枝!”日向的呼唤打断了狛枝的回想,前者有些担心地凝视着狛枝浅灰色的眼睛,“不是说要看资料吗,已经走过了哦,办公室?”

 

    狛枝眨眨眼,才想起自己刚刚心血来潮时的拙劣谎言。狛枝下午的确有客户没错,但是还没重要到需要两个人出马的地步,然而事已至此毫无退路可言,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他对日向的独占欲究竟为何。

    日向多少也看出了些狛枝的反常,但经验告诉他对于狛枝的行为还是少探究为妙——毕竟即使弄清前因后果,常人多半也不能够理解。反正今天下午他没有其他安排,他不介意陪狛枝走这一趟。

 

 

    就当作是,狛枝凪斗日常行为中的诸多找茬之一吧。

    ……或者说狛枝他,在撒娇?

    怎么可能呢。

 

 

    与客户的洽谈十分顺利,对方本就不是什么难缠的对象,又有日向助阵,很快就按计划达成了一致,并约定了签订合同的日期。

    不得不说,在与人打交道这方面,日向拥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一举一动都散发出人畜无害好好先生般的亲和力,在辩论时,又像是手里握着利刃般,一针见血地斩断逻辑中的纰漏与矛盾。

    如果有所谓“超高校级的谈话窗口”这样的才能,那么日向创绝对会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了吧。

    穿着同样的制服,坐在同一间教室,或许还会成为前后桌,在上学的路上偶遇,或者是相约一起回家……该死,为什么背包里的心又开始咚咚直跳了。

 

 

    “没事吧,狛枝?脸色不太好哦。”日向望着被狛枝紧紧抱在怀里的公文包,“你今天一天都很在意文件包呢,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里面吗?”

 

    “嘛,比起重要,麻烦的程度更多些。大概是相当于三个半左右田君程度的棘手吧。”

 

    “等等,为什么左右田是计量单位啊,快点向左右田道歉啊你。”

 

    “用超高校级的希望作标准有什么不对吗!我对左右田君可是充满敬意的。”

 

    面对狛枝一本正经地反驳,日向只觉得太阳穴隐隐作痛,长叹口气转移话题道:“姑且不提这个,周五晚上你有时间吗?”

 

    “诶,有时间倒是有时间……”

 

    “那么,周五晚上,兔美科的部门聚餐你不许逃掉哦。之前的聚会,你都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避开吧?七海很不高兴呢。”日向指着狛枝的鼻尖道。

 

    “原本是好好的派对,要是突然发生火灾或者是强盗事件中断的话,也太煞风景了。”狛枝抬眼瞄了眼地铁的站名,“那么,我也该准备下车了。”

 

    眼看又要被对方以古怪的理由逃开,日向有些急切地拽住了狛枝的领带,顾不上狛枝被呛到的惊愕表情,一字一顿道:“就算出了什么麻烦,我也会陪你解决的。所以说,不许逃跑。”

 

    寻常温润如玉的眼睛此时认真起来,似乎是在燃烧着冷彻的翠色火焰,奈何狛枝无心欣赏,此时的他也被激起了些许怒气。车厢门打开,狛枝反倒不急着下车了,盯着自己被揪起的领带笑道:“要是我依旧逃走呢?”

 

    日向创松开手,帮狛枝把领带塞进西装衣领,然后将对方毫不客气地推出列车,等地铁的车门徐徐关上,才挥挥手:“那样的话,下次就不陪你出差了哦。”

 

 

    ……什么嘛,幼稚的威胁。

    我会因为这么无聊的理由去参加聚会吗?预备科未免也太小瞧人了。

 

 

    坐在榻榻米上,狛枝默默地喝了一口生啤。

    耳边是同事借着醉意的喧哗声,这家小店今晚被部门的人包场,倒也不用担心会影响其他客人。

    望着正和同事们相谈甚欢的日向,狛枝沉着脸又灌了口酒。

 

    手边的杯子被轻轻碰了一下,狛枝扭头过去,看到索尼娅正端着果汁对自己微笑:“还是第一次在非工作时间里见到狛枝君。”

 

    “像我这种人怎么能打扰大家欢乐的时光呢?”狛枝礼貌性地举杯。

 

    “哎呀又在说奇怪的话了。狛枝君能够坐在这里,还是多亏了日向君吧?”

 

    “噗……咳,咳咳。才,才不是这样。”狛枝捂住嘴,暗自庆幸把自己的心锁在了自己的房间。

 

    就像所有的怀揣着秘密的青涩少年那般,他心虚地不想承认在日向创身边自己心跳加速的原因。于是,干脆眼不见为净地封锁掉了扰乱他心智的本源。

    谁知道即使如此,他好像还是无法逃离与日向创相捆绑的怪圈。

 

    索尼用食指点着下巴,做出困惑的表情:“奇怪了,小七海是这样和我们解释的哦。说起来,最近黑白熊科的一位后辈有机会就来咱们兔美科跑,似乎也是为了日向君而来。日向君还真是受欢迎啊~”

 

    喝下的酒突然从舌根处变得苦涩起来。

    日向创很温柔,狛枝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

    毕竟,对于行为古怪自己,既没有远远逃开,也没有恶言相向,纵容在被恶语相待后,依旧会主动找上门的人,也就只有日向创了。

 

    同时狛枝也很清楚,日向创的温柔,是那个人的天性使然。

    ——并不是因为自己。也并不,独属于自己。

 

 

    “索尼娅小姐~~不要一直待在角落里,和我们一起玩耍啊,二大要表演用鼻孔吃花生米了哦!”

    “呜哇哇哇~请不要做这么危险的动作啊!!”

    “吵死了罪木,你好好看着就是了!”

    “嘤嘤嘤,我,我知道了。”

     …………

 

    狛枝平静地看着77期的同事闹作一团,心底清楚会为他人带来不幸的自己并不适合那样欢乐的场合。就连现在能平安地坐在这里观看大家欢笑,都已经算是来之不易的际遇。

    本该是如此才对。


    “唔,你不过去吗?”日向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二大身上,悠悠然蹭到了狛枝身旁。

 

      狛枝盯着日向有些泛红的脸颊,心想这家伙绝对是喝了不少吧,有些头疼地拿过日向手里的空杯,倒了杯除了酒之外的液体给对方。

 

    “冰乌龙茶可以吗?”

 

    日向喝的有些晕,再好的酒量都禁不住几个女生用饮料的连番劝酒,他双手捧着乌龙茶眼神放空了三秒,条件反射般仰头一饮而尽,然后扭过头,正好对上狛枝吃惊的目光。

 

    日向歪着头眨了眨眼,对狛枝惊讶的视线表示疑问。

    狛枝想再给日向倒杯水,拿杯子的手却被对方攥住,手背被牵引着贴到脸颊,灼热的温度几乎要把狛枝烫伤。

 

    相反,狛枝微凉的体温成功缓解了日向因为喝醉引起的燥热,心满意足的日向自然要保护好珍贵的降温物,一时竟没能让狛枝抽出手掌。


    二大的表演赢得了兔美科同事的阵阵喝彩,然后像是被欢呼和喝彩声感染,日向创呆呆地笑了。

 

    

    咚,咚咚,咚咚咚。

    即使现在心脏不在身边,狛枝也很清楚。

    心脏跳动的的速度快要让自己死掉了。

 

 

    最后,把日向创送回家的任务,意料之中被交付在了狛枝身上。

    一手拿着七海画的地图,一手搂着摇摇欲坠的日向的腰,狛枝颇有种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的感觉。

 

    好在吹了些点夜风的日向总算找回了些许神智,虽然踉跄但也能乖乖地倚着狛枝迈步,也没有再盯着对方呵呵傻笑。

 

    狛枝轻叹口气,正想着赶快把日向送回家然后回去好好睡上一觉,把对于预备科的杂乱情愫全都清空归零。偏不巧积累了一夜的霉运终于作祟,几道惊雷下来,阴暗的天空便下起了雨,且颇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由于这雨来得实在突然,等到狛枝想起脱掉外衣给彼此挡雨的时候,二人早就被浇了个通透。

    这么折腾下来,日向剩余的醉意也被驱散得一干二净,酒醒了大半,匆匆抹了把脸上的雨水,眼睛像晶莹的浅葱色玻璃珠。

 

    狛枝看日向这样子估计独自回家没有问题了,正打算挥手道别,就被对方拽住了手腕。

 

    “马上就到我家了,狛枝你再忍一下。”

 

    “哈?”

 

    “要跑了哦。”

 

    如果说,回程时的大雨算是不幸的话,那么,被预备科拉着向家跑,明显就是更大的不幸了。

    …………

    ……或者说,是幸运?

 

    又是下雨又是奔跑,按理说,酒应该是彻底醒了。

    那么现在自己为什么会在日向家的浴室里泡热水澡呢?

 

    狛枝把脸埋进温热的水中,浴缸中冒出一连串微小的气泡,先是被日向莫名其妙地拉着跑,好不容易进了房间,话还来不及说就被推进了浴室,等到回过神时就连洗澡水都已经放好。

 

    真温暖啊。狛枝想,他家的浴室是站立式沐浴间,已经很少去泡澡了。这样子,全身都浸在水里的话,很快就能暖和起来。

    等等……

 

    狛枝裹着浴巾冲出浴室,果然看见日向正在擦自己头发上的水,仅仅是换掉了湿透的衣裤,身上的温度依旧冷得吓人。

 

    “……呜哇,狛枝,你怎么了?我记得,我有准备换洗的衣服啊。”

 

    “现在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吗!”狛枝心里窜出股无名的怒火,虽然早就清楚日向比起自身更习惯于照顾他人,但此时这个行为就让狛枝格外生气。

 

 

    “你啊!比起我来,先关照下自己才对吧!”

 

    诡异的静谧维持了许久,久到日向原本冰凉的手腕被狛枝握住的部位已经慢慢恢复到了往常的温度。

 

    “噗。”

    日向创很,非常,极其不给面子地笑出了声。并且,根本没有停止的意图,甚至是捂着笑得发痛的肚子蹲了下来。

 

    狛枝激动的情绪像被狠狠淋了盆冷水,他有些窘迫地蹲下,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连衣服都没穿。即便如此,还是要嘴硬道:“你这是大脑不正常了吗,预备学科?”

 

    “可是,可是……不管是羞耻的杀必死台词也好,只披了浴巾的造型也好,都感觉和你的形象完全搭不上边啊。你,你真的是狛枝吗?不是被人假冒的?噗,哈哈哈哈。”

 

    情绪起伏过大本就乱了阵脚的狛枝,就连仅存的一丝理智都由于日向过于爽朗的笑容崩断。

 

    “日~向~君~即使你是最底层的凡人,要是因为我的原因让你感冒的话感觉依旧很糟糕。所以你是不是也该,脱掉衣服去洗澡了?嗯~?”

 

   “哈哈,呜哇!狛枝你过来做什么,等,等一下,不要扯我的衣服!”

 

    狛枝看似瘦弱,力气却出乎意料地大,加上日向又因为对方只穿了一条浴巾不敢太过挣扎,前者轻而易举地就压在了日向身上。

 

    雨水的味道。棉布的触感。随着指尖碰触而燃烧起来的体温。

    以及熟悉而陌生的,让人烦闷至极的……

    怦然作响的心跳声。

 

    上衣被脱下大半,日向因为狛枝突然静止的动作而不敢动弹。虽然以前就不能理解狛枝的举动,但是今天他奇怪的程度直线上升,总不会是喝多了现在才开始对自己耍酒疯吧?

 

    咚,咚,咚。

    现在不止狛枝,就连日向都能听到,那困扰自己许久的声音了。

 

    在某一天,日向创醒来时,突然发现自己的心脏离开了体内,然而这颗小小的心却会随着自己的心情而变化,由于太过超脱于现实,日向几乎是逃避地将心关在了柜子里。

    而现在的声音,正是自己的心因为强烈地跳动撞击木板所发出的。

 

 

    日向还在烦恼怎么向狛枝解释,对方已经一跃而起,从抽屉里找出了日向的心。

    狛枝以自己都没注意到的轻柔力度小心翼翼地,像是对待稀世珍宝般捧着手中粉嫩的心。

 

    而那颗心,似乎是感受到了狛枝的注视,颤悠悠地跳动得更加猛烈。

    狛枝垂着头,端详着手里的心,突然有种将缺了角的拼图填满的满足感。

     

    

 

    ——啊啊,原来如此,你也一样呢。

    ——终于找到了。让我心烦意乱的罪魁祸首。

 

 

    FIN

————————————————————————————

虽然想了很多,但是也因为想太多所以蛮难产的一篇orz以至于到最后都开始自暴自弃的留白了,之后俩人就坦白在一起了,大家自己脑补吧!真的不是写不下去了,相信我。

感谢点文的两位小天使,希望你们喜欢QAQ

 

评论(18)
热度(286)

© 十九夜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