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弹丸,沉迷狛日(all日),创创是天使
其余:
刀剑乱舞系列 石青
家庭教师系列 骸云 纲R

【苗日/狛日】3cm Distance

*狛日前提下的苗→日

*来自 @那么温柔的你怎么会做这种事 的点文~这名字真是,看一次笑一次23333

*……我怎么那么喜欢虐诚哥呢_(:зゝ∠)_(鬼知道)

 



  

    苗木诚对日向创并非没有表达过喜欢的感情。果决如他,在意识到自己心意的第二天,就跑到了日向面前,诉说了自己的爱意。

    那时的日向创,正屈膝坐在堆得像小山一样高的资料里,他揉了揉眼睛,露出略带困惑的笑容。

    “啊,谢谢,我也喜欢你哦,苗木。”

 

     很明显地,对方曲解了自己的意思,将对待恋人的爱意自动理解成了对于友人的喜欢。苗木诚略带着急地走过去,正想解释,眼前摞得有一人之高的文件突然倒塌。

 

    “呜哇!苗木,你没事吧!”日向创慌忙起身,捡走压在苗木诚身上的文件。虽然大部分都是由A4纸装订而成的资料,但是堆积在一起的数量相当可观,足以压得苗木动弹不得。

 

    苗木诚被这个阵仗弄懵了,脑袋嗡嗡作响,鼻头也被砸得通红,刚移开遮挡视线的资料,就看到了日向关心的脸。

    然后一切疼痛与惊慌全部融化成了融融暖意。

 

    “嗯,我没事。”

 

    “不好意思啊苗木,我一不小心就堆太高了,还真挺危险的。”日向创被苗木诚可怜兮兮的样子逗笑了,又马上惊觉自己的行为似乎有些太过幸灾乐祸,便忍着笑意对苗木伸出了手,“呐,起来吧。”

 

    然而日向创高估了自己熬夜之后的力气,本想将苗木拉离文件的苦海,结果自己反倒被对方拽进了资料堆。

    枕在苗木的胸膛上,日向创思维停滞了几秒,一时竟组织不出语言缓解彼此的尴尬。

 

    “日向君,把我当枕头也没关系,借此机会好好休息一下吧。”苗木犹豫片刻,有节奏地拍着对方的后背。

 

    连夜工作导致精力和体力都到达了极限,本来就打算结束工作去睡觉的日向在苗木的轻拍下更加昏昏欲睡。

 

    “那么我,睡一会儿。如果不方便的话,就叫我……”

 

    在确认日向创已经睡熟后,苗木小心翼翼地用手臂搂住了他。

    没人比超高校级的幸运本人更清楚,文件倒塌的小小不幸对苗木诚的意义。

    这并非是单纯的偶然事故,而是为了避免,苗木诚说出告白后引发不可挽回局面的幸运。

    是不是就说明,日向君会喜欢上自己的概率,趋近为零呢。

 

    真是残忍啊,我的幸运才能。

    连尝试的机会都不给,就直接宣判了死刑。

 

    苗木诚苦笑着把头搭载日向的脑袋上,感受着对方身体传递的温暖。

    即使如此……我还是希望………

 

 

 

    苗木诚倚着栏杆望着猩红色的天空,不意外地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抱歉,我迟到了。”一路跑来的日向喘着气道。

 

    苗木诚笑眯眯地伸手帮日向系紧散乱的领带:“日向君比我们约定的时间还要早到五分钟哦,我认为这并不能称为迟到。”

 

    “哈,可是我感觉苗木你已经等很久了。”

 

    “怎么会,我也是刚到哦。”苗木拿出笔记本,切换到工作模式,“我们的任务是巡查前两天被未来机关收复的地区,避免绝望残党的死灰复燃。今年的最后一天,幸好不是什么困难的任务。”

 

    日向托腮回忆有关于任务的情报:“虽说如此。我记得那四个区域相隔都挺远的,即使加班也要花上至少一整天的时间吧。”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明天是日向君的生日吧。在新年伊始出生,不愧是‘创’啊。”

 

    “哈哈,倒是经常被人这么说。”

 

    “77期的前辈们,想必也为日向君准备了庆生的宴会吧。那么我们今天,就尽快完成工作,好让日向君能在明天之前赶回贾巴沃克岛。”苗木诚望向缓缓靠岸的定期船,迈开了脚步。

 

    日向创默默跟上,把西服的领子又立得高了一些。

    今天的工作是上级临时决定的,他也做好了不能在生日时返回的准备,自己早就过了会因为生日欢呼雀跃的年龄,所以并没有什么怨言。但是,他现在与之交往的对象,明显不这么认为。

    回忆起今早狛枝房门口写满不爽的脸,日向就觉得一阵阵头疼。

 

    “明明昨天晚上,我是以今天绝对下不了床的程度抱你了,没有想到你今天还能爬起来呢,日向君,我该称赞预备科果然很顽强吗?”狛枝凪斗眯起眼睛冷笑。

 

    日向无视对方的冷嘲热讽,专心对着镜子打领带:“昨天晚上已经让你胡闹个够了,今天就不要生气了。拜你所赐,我还不得不借用了神座的能力,果不其然被他狠狠地嫌弃了哦。”

 

    “啧,谁生气了。”狛枝打开衣柜,拿出日向创的西装外套,走过去帮日向穿上,“既然你决定了,就早去早回吧,我可不会熬夜等你的。”

 

    “是是,我知道了。”已经习惯了狛枝的口不对心,日向拿起桌上的公文包准备出门。

 

    到门口时,狛枝的声音轻飘飘传来。

    “对了日向君,脖子上的痕迹,你应该不会想被别人看到吧。”

 

 

    ……你绝对是故意的吧!狛枝!!

    即使是舒适温润的海风,也吹不散日向创内心对狛枝凪斗的滔滔怨气。

 

    

    “马上就要到了哦,日向君。”苗木端着两杯热可可走过来,随着绝望势力的倒塌,世界正逐渐步入正轨,呈现出一派兴欣向荣,与之相伴的,未来机关的条件也越来越好。

 

    日向创接过苗木手里递来的纸杯,温暖的触感和巧克力的香味有舒缓人心的效果。苗木该是看出了自己的疲倦吧,毕竟他向来是体贴入微的人,虽然造成这样的理由……不能与其诉说就是了。

    “说起来,上一次和苗木共同执行任务,还是两个月之前的事呢。”

 

    “是的。”苗木低下头,盯着自己手里的棕褐色液体,“那时候狛枝君也在,各种意义上都是让人难忘的经历啊。”

 

    “唔,抱歉,狛枝给你添麻烦了。”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日向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

 

    “哈哈,为什么日向君要道歉呢。”


    日向君道歉的理由,其实苗木再清楚不过。

    狛枝凪斗他,总是毫无顾忌地注视着日向君,明明嘴上说着让人反感的话语,却总会不由自主地找机会接近日向君。

 

    ——那是,绝对小于3厘米,不容外人所涉足的,情人之间专属的距离。

 

 

    就像苗木诚所说的那样,这次的任务进展得格外顺利。到了中午,日向被苗木带去了一栋西式建筑,据苗木所言,那是他为日向精心准备的惊喜。


    “因为考虑到77期的前辈们应该会在明天为日向君庆生,我就提前送出准备的礼物比较好。如果,日向君不介意的话……”这样说着的苗木,难得脸色里带了点不确定的羞涩,如此没有自信的样子,就连日向也是第一次见到。

 

    苗木私心让日向闭上了眼睛,牵着对方的手,走得又缓又稳。

    换作狛枝君的话,会明目张胆地牵着日向君的手,即使是被日向君羞涩地甩开,也会依旧不厌其烦地缠上去,直到对方放弃,答应与其十指相扣为止。

    这是极其幼稚的,将自己的占有欲表现得淋漓尽致的行为。

    也是让苗木诚,在心底羡慕到极点的行为。

 

    ……如果能这么一直走下去就好了。

 

    冰凉的触感从鼻尖传来,日向创睁开眼,才发现自己竟置身于一片纷纷扬扬的大雪之中。

 

    “贾巴沃克岛是南方的岛屿所以没有降雪,而市里边因为污染严重,也已经很久没有过纯白的雪景了。我记得,日向君曾说过,想看看许久不见的雪景吧。”

 

    “那时随口的抱怨,你居然记住了吗?”

 

    “因为是重要的……友人所说,所以肯定是能记住的。”苗木从斜跨着的背包里拿出准备已久的草饼,“日向君,生日快乐。”

 

    “你居然能找到草饼!!”

 

    并非是错觉,苗木发现日向创的双眼明显发亮,像极了见到食物时两眼发光的宠物仓鼠。

“这个,很难找吧?”

 

    苗木把盒子打开,递到日向眼前:“糯米和红豆还好,艾草倒是有些困难,所以我,姑且也算是小小地动用了点人际关系。”

 

    日向皱眉笑着接过包装精美的礼盒,找了个棚子坐下,拿起一块草饼:“喂喂,这份礼物听起来相当沉重啊。”

 

    “如果日向君能喜欢,就值得了。”苗木习惯性地跟上,望着白雪皑皑的草地出神。

 

    软糯的口感在嘴里散开,红豆和糯米的绝佳搭配让日向发出满足的轻叹。     实在极其出色的草饼啊,日向想了想,说道:“谢谢你,苗木。送了我这么好的东西,我也准备些回礼好了。”

 

    “这,这就不必了。本来就是生日礼物。”苗木摆摆手,低下头,“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日向君能满足我一个要求吗?”

 

    “嗯,什么要求?”

 

    “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

 

    日向愣了愣,偏头道:“没问题哦,但只是这样而已吗?”

 

    苗木君点点头,走到日向身边坐下。

    狛枝君他总是,自然而然地霸占日向君身边的位置。肩并肩的距离也好,不经意的指尖碰触也好,扭过脸就能感受到彼此的吐息也好……

    真是,让人羡慕又嫉妒啊。

 

    ……我的要求吗?

    如果说,我的要求是能够像狛枝君一样,碰触你,亲吻你,在最近的距离注视你。或者,干脆把你关起来好了,关进没人知道的程序,无人知晓的世界中。

    知晓了这些后,日向君又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苗木。”日向侧过身把草饼递给身边的人,微笑道,“你也一起吃吧,很好吃哦?”

 

    心底黑暗贪婪的思绪被斩了干净,苗木诚接过日向手中的点心,小口小口地吃了下去。

    啊啊,真是太过耀眼了。

 


    

    结束工作时,已经入夜,等到二人工作报告完毕,从未来机关出来时,时针和分针均已趋近12点。

 

    “真的很抱歉,日向君,给你添麻烦了。居然把你拖到了这么晚。”苗木陪着日向往船港的方向走,预定明天一早的定期船票。

 

    日向苦笑着摆摆手道:“这不是苗木的错。这么说来,自从清醒之后,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岛上度过的,偶尔在外面跨年也挺好。”就是某些人,估计回去的时候又要闹脾气了。

 

“日向君可以和我一起跨年吗?”苗木诚停下脚步,带着些许紧张说道,“还有不到三分钟了。”

 

    就像是为了印证苗木的话,海岸线的另一边突然绽放出朵朵绚烂的烟花。

    在天空失去太阳的光芒后,反而洗去了绝望的红,变回了人们所熟知的纯粹的黑。现在黑色又被七彩的烟花装点着,日向不禁想让狛枝也看看现在的景色。

 

    “可以哦,今天也得到了苗木的礼物。”日向转身面对苗木,皱眉轻笑,“说是跨年,不过也就是两个人无所事事地看着手表而已。”

 

    “既然如此,为了打发时间,我们来比赛吧。”

 

    “比赛?”

 

    “是的,同时把眼睛闭上倒数,在零点的时候睁开眼睛,看谁比较接近真实时间。输了的人,就给赢家500元吧。”为了不给日向反悔的机会,苗木飞快地瞄了眼表,然后先一步闭上了眼睛。

 

    “还真是奇怪的游戏啊。”虽然嘴巴上这么说着,日向创在确认了时间后也闭上了双眼。

 

    苗木睁开眼,轻轻地,轻轻地踩在沙滩上,凝视着对方认真倒数的侧脸。

    他微微踮起脚尖,垂下眼睛,试图亲吻日向创。

    身体因为兴奋与紧张在战栗,两个人的之间距离一点点缩减。

 

 

    ……

    唇瓣的触感让日向创猛地睁开眼睛,却看到了意想不到的,本不应该在此出现的浅灰色瞳仁。

 

    “……狛枝?”

 

    “不行哦日向君,新年第一个吻就不专心怎么行。”狛枝露出“恭喜你答对了”的浅笑,托起日向的下巴,舔了舔对方的嘴角。

 

    日向被狛枝接下来的深吻弄得七荤八素,拼尽最后一丝理智推开狛枝凪斗的肩膀:“等,等一下,苗木呢?”

 

    “谁知道,可能离开了吧。毕竟,刚刚新年就和我这种人待在一起,未免也太晦气了吧,会走霉运的哦。”狛枝迅速拉下脸,不高兴地从口袋里拿出一枚硬币,“喏,这是他托我给你的。”

 

    “那你为什么在这里?”日向望着面值为500元的硬币哭笑不得。

 

    “额,这个……也是苗木君发短信拜托我,说什么觉得日向君很寂寞之类,今晚不去贾巴沃克岛很伤心,让我来陪你。你啊,还真是会给人添麻烦的预备学科。”狛枝把日向搂进怀里,亲吻对方的眼睛。

 

    日向轻笑出声,希望见到狛枝的心情竟然还是被苗木看穿了吗。现在想来,有些孩子气的闭眼游戏,也算是苗木给自己准备的惊喜吧。

 

    ……等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感谢苗木才行。

 

    “新年快乐,狛枝。”

    “啊,新年快乐,日向君。还有,生日快乐。虽然每年都说,不过……感谢你能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苗木诚像是被抽空了全部力气般地躺倒在地。

 

    他和他之间,仅仅是相距3厘米而已。

    那是,触手可及的,却也绝对无法逾越的距离,苗木诚与日向创之间,能够接近的最近的距离。

 

    “你问我的生日?是未来机关的调查吗,是1月1日哦……哈哈,确实是容易被记住的日子吧。”

    “说起来,在我出生的那天,据说正好下了大雪哦。医院里的人都说是吉兆呢。”

    “或许是这个原因,我还蛮喜欢下雪的。可惜已经好久没有见过了。哦哦,我并不是在抱怨哦。”

    “谢谢你,苗木。”

    

    “苗木是超高校的希望啊,那么你会不会有什么,希望的事情呢?抱歉,很奇怪的问题吧,不要在意,忘掉他吧。”

 

    生日快乐,日向君。

    我呢,只是希望着,你可以喜欢上我。

    一直希望着……

 

 

    End

 ——————————————————————————————

我可能真的是苗木的后妈orz

于是这就是,狛日前提下的苗日,注定了be的苗日_(:зゝ∠)_

如果能让眠君(自来熟地直接叫名)满意就好了。(土下座)

因为怕自己表达能力有限,于是加一句解释。在文章开头,苗木被文件压倒时,苗木就确认了日向并不喜欢自己。因为正是那个意外避免了苗木说出口的必定失败的告白,这正是一个避免了告白失败的幸运。所以通篇日向都不知苗木心意,狛枝倒是多少能猜出来点。(所以才故意在苗木面前秀啊。)

私心认为,能够一言不合就把前辈们都关起来改造人格的苗木绝对没有那么白。说不定和狛哥一样有着自己黑暗的小心思,但与狛枝不同的是,苗木单单依靠自己就能悬崖勒马了。

……所以才输了。(不对)


评论(22)
热度(186)

© 十九夜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