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弹丸,沉迷狛日(all日),创创是天使
其余:
刀剑乱舞系列 石青
家庭教师系列 骸云 纲R

【狛日】向阳之翼•新月之影

*生命螺旋的补完,想了想还是分成了两篇发,建议先阅读前者

*狛枝各种意义上都有点过分,但其实这不是虐文!真的不是!

*夹杂了很少的神日(?)要素



    “螺旋计划已经进展到第二阶段,在适任者中你被选择的几率应该是最大的。那么,本着道德精神,我想与你再确认一次,你真的愿意参加螺旋计划吗,日向创?”

  

    “是的,我愿意。”异色瞳的青年回答道。

  

    走出未来机关,日向创忍不住扯松了西装的领带,黎明的光对于熬夜工作的人来说实在是有些耀眼,让他一时有些恍惚。

    摇晃的身体被从背后传来的温柔力道撑住,日向创回头,果然看见了苗木诚担忧的脸。


    “你没事吧,日向君。还是不要太勉强比较好。”

    日向被苗木毫不掩饰的担心眼神弄得有些窘迫。按年龄来说,苗木诚是他的后辈,但自己却总是在不经意间受到对方的诸多照顾:“放心啦,我就是有点困了。”


    “日向君马上就要回贾巴沃克岛吧,希望你能在船上好好休息。”


    “嗯,我会好好睡一觉的。倒是苗木,你的黑眼圈明显比我重哦。”日向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下方。


    “哈哈,”苗木诚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脸,“我是那种,比较容易显露黑眼圈的体质。”


    日向创清楚苗木诚睡眠骤减的理由多少也与螺旋计划有关,于是点到为止,随意找了一个新的话题。

    二人年纪相仿,兴趣相近,每次聊天总能相谈甚欢。日向创知道苗木诚的目的地并不是码头,他这么做只是想确认自己能安全上船。虽然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不过既然这些都是出于对方的关心,他只好默默地接受了。


    告别了苗木诚,日向创在定期船上随意找了个房间,连鞋也顾不上脱,就栽倒在了并不算松软的床上。

    日向创作为螺旋计划的参与者——准确地说是实验体,定期都要去总部接受精密的检查,几十项测试下来,再顽强的人都会觉得疲累,船体行驶时的晃动就像婴儿时期的摇篮,日向创很快就有了朦胧的睡意。

    机械冰冷的触感惊得日向打了一个寒颤,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自己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人,而那人正悉悉索索地脱自己的衣服。

    那人白色的头发末端还泛着点樱花般的嫩粉,尚来不及享用早餐的日向创突然觉得有点饿了。

   

    颇为无奈地推了推狛枝凪斗,日向创用刚刚醒来的沙哑嗓音道:“别闹了,狛枝,我现在不想做。”

    狛枝凪斗低声笑了,一颗颗地解着日向创衬衫的纽扣:“不行哦,日向君。对预备科而言,能够为超高校级的人才服务,是无上的光荣与义务吧,即使我是底层的渣滓也好,总归是比你位高一等的,选择你解决欲望,也是天经地义的吧。”


    ……还是一如既往地废话超多啊。


      心想挣扎无用,日向创也就懒散地任由狛枝摆弄,他已经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和狛枝维持了这样的关系,原先他还会感到别扭厌恶,现在只想快点结束。

    奈何狛枝凪斗一门心思不肯让人解脱,慢条斯理地亲吻日向创的耳畔与胸口,摩擦肌肤的力度亦是时重时轻,直到日向创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忍无可忍地溢出一声粘腻的呻吟。

    

    “这么久的调教总算还是有效。”狛枝舔着日向的锁骨,用机械手握住日向的半身,“虽然一副不情愿的表情,下面却格外有精神啊。”

    

    本该是冷冰冰的机械手指,现在似乎也被染上了灼热,日向眯起眼睛,身下的薄被被自己捏出皱褶,狛枝的话就像恶魔的低语,在他心底最薄弱的地方划出道道痕迹。

    

    “狛枝你……唔……”硬撑着支起身,日向创勾住狛枝的脖颈,“就不能安安静静地做完吗。”


    狛枝眼中的诧异一晃而逝,除了他们第一次的半强迫性质的交欢外,日向创鲜少在做爱的途中说话。不过对狛枝而言,日向创的反应亦不在考虑的范畴之内。他们的关系,虽然在身体上已经紧密结合了多次,却无关情爱,也绝非友人,真要说的话,比喻成最底层野兽的互相舔舐更为恰当。


    下身被毫不留情地贯穿,日向知道那是狛枝小心眼的报复,口舌之争的代价就是肉体上的痛楚与生理上不可回避的奇妙欢愉。日向的喘息被起起伏伏的动作弄得支离破碎,迎接而来的却是更大的情欲浪潮。

    呐,狛枝。如果我死去的话。

    你会露出什么表情呢……


    “日向同学,你在发呆哦。”兔美老师的声音从电脑传来,唤回了日向的思绪,“果然是身体还没恢复吗,我记得前几天你回贾巴沃克岛的时候,是被狛枝同学背去房间的啾。”


    “不,身体方面没问题的。毕竟也经过那么多检测了。”日向轻咳两声,耳根有些泛红。


    “但是总觉得今天的日向君心事重重的样子啾?是因为螺旋计划而紧张吗?”


    “或许是这样。抱歉,我们继续整理吧。”日向创不好意思地对屏幕上的穿着魔法少女衣服的兔子笑笑,“电脑里的资料寄给苗木君后自动删除就好,柜子里的食物在过保质期之前拜托终里同学解决吧。书架左边的书,索尼娅同学或者十神君应该会喜欢……至于剩下的东西,全部交给狛枝那家伙去烦恼!”


    “哇哇,日向同学和狛枝同学的关系真的很好呢啾~”


    “一点都不好哦。所以才想把麻烦都扔给他。”日向整理着桌子上堆成厚厚一沓的资料,头也不抬地说,“基本就是这些了,不好意思兔美老师,每次都麻烦您。”


    “帮助学生是教师的义务啾!”兔美老师摆出鼓起干劲的姿势,“可是……日向同学,这么大的事情,你隐瞒大家真的没问题吗?”


    “就算是他们知道真相,也不能改变什么。相反,反而会让他们担心吧。”


    “话虽如此……连七海同学和苗木同学不知道……”


    “放心,‘遗物的安排’和‘写遗书’的事我也不止做一次两次了,不还是照样平安归来了吗?”日向创合上文件夹,设置好了自动关机程序,“不过如果有个什么万一,到时候就麻烦兔美老师了。”


    “呜呜呜,何等残酷啊啾,身为老师的我居然保护不了学生的安全。”


    在兔美老师的抽泣声中,屏幕逐渐变暗。日向创将文件分门别类地摆放整齐,深吸口气起身开门,对门外未来机关的工作人员微笑道:“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未来机关实验室区的走廊苍白且狭长,日向创每每走在里面都有着永远走不到头的错觉。


    此时迎面走来的人,却大大出乎了日向创的预料。

    狛枝凪斗显然也没想到会正面碰见日向创,他是为了调节机械臂而来,不知道为什么近几日机械臂的接口处总是隐隐作痛,连带着他的心情也降到了极点。


    “呀,日向君,怎么是这副打扮?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身体定期检查应该是下周吧,说起来明明是个预备科,却在未来机关大摇大摆地出现,还真是碍……诶。”


    狛枝凪斗滔滔不绝的话语,因为日向创的拥抱而中断。

    日向创没有抱很久,沉默地侧身向狛枝的身后走去。直到已经听不到日向创的脚步声,狛枝才仿佛找回意识般,对身边的医务人员说:“那个,我好像有东西忘在诊室了,我去取一下。”


   

    在狛枝凪斗的记忆中,那是日向创第一次主动拥抱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INSTALL……

    ___________

 

     更生。

     重生,再生,复活,新生,死而复生。

  

    狛枝凪斗凝视着左手的机械手,一想到这只手臂曾经与入江盾子的左手相连,就感到难以言喻的恶心。

    为什么,这样的我,曾经绝望的我,需要被一介预备科拯救的我,还活着呢?


    “狛枝,机械手用得习惯吗?”日向创象征性地敲了敲门,走进病房。


    狛枝皱眉,让身体陷进身后柔软的枕头里:“每天不厌其烦地探望我这个渣滓的人,也就只有你了。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日向创搬了个椅子在狛枝身旁坐下,轻叹口气:“又在说奇怪的话了。”

  

    柑橘的清香传来,狛枝扭过头,发现日向带来了一袋橘子,而对方正低着头剥开其中的一个。


    “这是苗木给我的,很甜哦。”

  

    狛枝拖长尾音轻哼一声:“在炫耀吗,与希望搞好了关系什么的。苗木君不愧是超高校级的希望啊,就连日向君这种人都能接受。”

  

    “是是是,我是这种人还真是不好意思了。”日向创随口接道,将剥好的橘子递到狛枝面前,“好了,吃吧。”

  

    明明以前都会马上露出受伤的表情,现在却能够淡然处之了呢。

    是因为习惯了吗……

  

    狛枝没有去接眼前的柑橘,而是笑了笑说:“我可是刚刚安装了机械手的病患啊。难道现在,不应该是由日向君喂我吃吗?”

  

    日向创显然被狛枝的话吓到了,原本平静的表情也变得慌乱起来。

    盯着日向沉浸在心理斗争时的模样,狛枝凪斗莫名地感到了一种轻飘飘的愉悦。

    

    “好吧,我喂就是了。”日向创自暴自弃地掰下一瓣橘子,举到了狛枝的嘴边,“张嘴,啊——”

      这下子换狛枝大脑当机了,注视着眼前的橘瓣和日向算得上修长的手指,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难得见到狛枝吃瘪的样子,日向创原本糟糕的心情也变得好了一些。最近未来机关的工作有所增加,他不打算和狛枝继续僵持下去浪费时间。

    抽回到一半的手腕,却在半空中被狛枝的手扣住了。

    鬼使神差地,狛枝瞄了日向一眼,然后垂下头,将剥好的橘子吃进了嘴里。


    水果的甘甜在口腔中化开,狛枝松开手,还来不及说话,怀里就被塞进了包好的橘子。狛枝抬起头,正好看到日向创瞬间通红的脸。


    “我想起来还有事,就先走了!!”日向创用手背遮住脸,避开了狛枝的目光,然后逃跑似的离开了。

    刚刚似乎,有舔到日向君的手指来着。

    狛枝后知后觉地捂住嘴,被突然加快的心跳和内心涌起的高扬感弄得惊讶不已。


    “怎么会这样呢……”


    ——事情在一步步脱轨。而等到我们发现之时,早已为时已晚。


    

    高潮的余韵尚存,狛枝凪斗凝视着日向创晕厥的侧脸,犹如针扎一般的微小的痛楚从心底蔓延开来,明明身体的热度还在,却发自内心的感觉空虚与寒冷。


    狛枝凪斗依恋着日向创的体温,想要接近他,碰触他,进入他体内,从头到脚将其破坏得一干二净。那是种在沙漠上行走之人对于绿洲之源的强烈渴求,又像吸食毒品般得不到满足。



    第一次的索取,是在程序世界的木屋里,他想办法得到了一些花村收藏的药物,又借助幸运的才能让日向吃下。一切进展得都极为顺利,日向创挣扎和抵抗的动作就像失去利爪的猫,连虚弱的自己都能轻松制服。那时对方的眼睛,明明已经噙满了情欲的水雾,却又写满了震惊与悲痛。

    于是狛枝凪斗用力地拥抱与占有,粗暴楔开紧绷着的身体,直到他看不见日向难过的表情。


    本以为做过一次之后,自己就能舍弃掉心底不清不楚的感情。谁知道反而变本加厉地贪图起了日向创的温暖,于是第二次,第三次……程序里,现实世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日向创惊慌过,厌恶过,却从未躲避过他。


    接受了全部的希望与绝望,背负着未来的人吗。

    日向君,如此耀眼的你,为什么不是超高校级的人才呢?



    狛枝把碍事的头发撩至而后,俯下身,舔了舔日向创眼角残留的泪水。

    “……好咸。”

   


    …………

   

    “无聊透顶。”神座出流注视着玻璃另一端把手掌敲出血渍的狛枝,毫不犹豫地拽掉连接在日向创身上的线。

 

   在身体中已经感知不到另一个人的存在。神座出流捂住胸口,失去日向创后,他第一次体会到了旁人所说的空虚与寂寥,这个认知让他的心情差到了极点。

 


    ……这就是未来机关所希望的。

    或者说是你本身希望的吗?

    日向创。

 

 


    “所以说,你是为了顶替被传送到过去的日向君的灵魂,才会出现在这里的吗?”苗木诚得到日向创自愿成为螺旋计划的实验体后,立刻赶了过来,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

 

    “日向创的身体不能没有灵魂。好在,我似乎也能独自掌控这个身体。但是说到底,自我诞生以来,还是第一次与创分开,所以这副身体撑不了太久的。”神座越过苗木注视着正被罪木包扎右手伤口的狛枝。

 

    如果日向创还在这里的话,一定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吧。

    那个永远趾高气扬,自说自话的狛枝凪斗,居然会灰心丧气到这个地步。

 

    苗木诚注意到了神座表情的细微变化:“总之,未来机关那边就交给我了。我会好好负起责任的,这段时间,你打算怎么办呢?”

 

    神座垂下头看着日向创的掌心,手指屈起,慢慢握紧成拳:“为了避免多余体力的消耗,我要进入睡眠……在此期间,你会保护好创吧,从未来机关手里。”

 

    苗木认真而坚定地点点头:“以希望之名担保。”

 

    “那么,消息已经传递完毕。”神座出流站起身,越开围着自己的77期学生,走到狛枝凪斗面前,“下面就是,我想对你说的话了。”

 

    推开罪木,神座出流一把拎起狛枝的领口,迫使对方直视自己的血红双眼。

    “你所期盼的希望,就在这里。为什么事到如今,你却连正视我都不敢了呢?”

    “狛枝凪斗。伤害了创的人。”

    “我……讨厌你。”

 


    冷漠的红色眼睛缓缓闭上,日向创的身体跌进狛枝的怀里。明明是如此熟悉的温度,狛枝却恨不得把身上所有的热度都给他。

    狛枝凪斗紧紧地,紧紧地抱着日向创,就像在弥补之前所有错过的相拥。

 

 

 

    “没有想到神座会对你说这种话。”日向创靠着狛枝的肩膀,颇感惊讶地说道。

 

    狛枝轻声笑笑,把切好的肉递到日向嘴边:“当时,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感受到了来自超高校希望的敌意与愤怒,想想也是光荣的经历啊~”

 

    “唔。狛枝,我可以自己吃的。”日向创放下手里的书,他本就不习惯被狛枝从背后搂进怀里的姿势,现在还要被对方喂饭,实在是……太过羞耻了。

 

    狛枝挑挑眉,故意凑近日向薄弱的耳边,慢悠悠地说:“不行哦日向君~你现在明明虚弱得连刀叉都拿不动不是吗?”

 

    “流质食品的勺子,我还是可以的。”日向创尝试地推了推狛枝的手臂,自从他醒来之后,与狛枝肢体接触的次数呈直线上涨,狛枝对待自己的态度也比之前好了很多……或者说,简直是腻歪到了让人厌烦的地步。

    这个人就一定要这么极端吗!!!

 

    “果然,像我这样的废物,还曾经对日向君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被讨厌也是应该的吧。”狛枝委屈地垂下手,连声音都变得委屈起来,似乎下一秒就能哭出声来。

 

    日向长叹口气,探过头咬掉叉子上的肉。他昏迷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狛枝居然连撒娇装可怜都学会了,他果然还是完全不能理解狛枝凪斗!

 

    “恩,很乖呢,不愧是日向君。”狛枝放下刀叉,用手边的布擦了擦手,将日向抱得更紧些。

 

    “这个哄小孩的语气就算了吧,说到底,我也是将近二十岁的人了,听到这种话也不会开心的。”日向创微微抬起头,伸手戳了戳狛枝的脸。

 

    狛枝顺势握住日向的手,拿到嘴边亲吻了对方的手背:“那么,我果然称呼你为创哥哥比较好吧。”

 

    “什……”日向被亲吻的手出现了一瞬明显的僵硬,连带脸也开始发烫,“你,你什么时候记起来的?等,等一下,所以你态度变化也是这个原因吗?为什么不告诉我呢?还有,你,你回忆起了多少?”

 

    狛枝微笑,抬起日向创写满紧张和害羞的脸,心满意足地亲了下去。

 

 

    终于,抓到你了。

    创哥哥。

 

    

    Fin

 —————————————————————————————

新一年的第一篇文,献给狛日♪(^∇^*)

现在的年轻人啊,一言不合就想看车,好吧我确实开车了你们猜对了。_(:зゝ∠)_(不知道会不会被关)

向阳之翼和新月之影分别代表本文中的日向和狛枝。日向给我的感觉就是追逐太阳的人,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能勇敢前进的帅气存在。而狛枝则是,依赖着太阳而发光的月亮,记忆的碎片被掩盖于阴影之下,但并非忘记,终于找回……这样的感觉。(真的有人能听懂吗???)

其实还想写很多东西,比如苗木怼未来机关的内容,狛枝听到日向遗言的反应,神座与日向的互动等等,但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放弃了_(:зゝ∠)_

新月篇的时间点会比较跳,大家不会觉得阅读困难就好。

后记又是各种废话,感谢读到现在的你w


正经的话结束。


哪里有狛日群可以收留我啊!!!新一年想每天被狛日包围嗷嗷嗷QAQ


不正经的话也结束。

 


评论(4)
热度(138)
  1. 艾丽丝十九夜火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禁血红莲
    十九:

© 十九夜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