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弹丸,沉迷狛日(all日),创创是天使
其余:
刀剑乱舞系列 石青
家庭教师系列 骸云 纲R

【狛日】生命螺旋

*日向创穿越到过去拯救狛枝黑暗童年的故事(?)

*科学已死,科学已死,科学已死(因为很重要,所以要说三遍)

 


    “身体各项数值正常,脑波正常,心率正常,同步率一致……”

    “开始进入倒计时……10,9,8,7,6,5,4,3,2,1。”

    “螺旋计划——启动。”

 

 

    痛,好痛。

    身体被拆解后又重组,视野所及由纯白变成猩红又化作五彩斑斓的花。

    没有温度,没有触觉,痛楚似乎成为了唯一还存活的证明。

 

    日向创逼迫自己回忆着经历的种种保持清醒。

    程序里第一次见到狛枝时,对方亲切的笑容。

    爱岛模式相处后,狛枝关于成为友人的邀约。

    回到现实世界,狛枝清醒时让人难受的反差。

 

    以及,为了保护一度堕入绝望的77生不被未来机关伤害,与后者签订的契约。

    成为螺旋计划的实验体。

 

 

    日向创再次醒来时,正躺在重症监护的病床上。

    前来视察的护士由于日向创睁开的双眼而惊呼,然后是医生,一边惊呼奇迹一边询问日向创的状况。

    在之后的一周,日向创才完全清楚了自己这具身体的情况。

 

    时间,是人类一直向往和追逐的存在。

    让时光倒流,挽回曾经犯下的错误,甚至从源头上,避免毁灭的发生。

    诸如,穿越回过去,杀死还是幼年状态的入江盾子,从而避免史上最大最恶的绝望事件。

    未来机关中,具备超高校级科学才能的人们经历千辛万苦成功发明了可以穿梭时光的仪器。但是,由于缺少测试的样本,一切的理念都仅停留在理论与数据。所以,才需要有人站出进行实践。

    首当其冲的便是,被制作出来的人工希望兼曾经的绝望残党。

 

    日向创接受时没有异议,他清楚全体77期学生还尚未脱离未来机关的掌控。无论是刚刚苏醒的九头龙还是狛枝,他们都需要未来机关先进的医疗水平进行救治。

    这份协议日向创没有告诉其他人,就连苗木诚亦不知道。

 

    幸运的是,日向创似乎成功地穿越了时空,回到了十几年前的世界,还未陷入绝望的世界。

    而不幸的是,似乎只有日向创的精神,或者说是魂魄进行了穿梭,附身在了一个名叫“佐藤初”的脑死亡患者身上。

 

    很显然,这次实验是失败了的。日向创倒也不急,回程的事情交由未来的人们去考虑。很罕见的,日向创并没有感到惊慌失措,与之相反的是,他甚至有种莫名的平静与安定。

 

    这么一想,我也真是命大啊。

    日向创庆幸地感叹,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能有个身躯附身总是好的。如果穿越过来结果变成孤魂野鬼,才是让人哭笑不得的展开。

 

    佐藤初刚满20岁,听旁人说是位性格懦弱,极其自卑的青年。父母虽然健在,但已经离婚,且彼此都组建了新的家庭均不在国内。即使每月佐藤初的账户都能收到父母的汇款,但显然他们对这个儿子的死活并不关心。

    这点从日向创醒来后就没被探望过一次就能看出。

    经历了复健,出院后的日向创找了份还算不错的工作,加之佐藤初的父母总算还给他留了个舒适的房屋,日向创的生活过得也算顺利。


    ……唯一想不明白的就是,除了名字发音,他和佐藤初到底还有什么其他的联系。

 

    直到日向创见到了年幼的狛枝凪斗。

 

    佐藤是狛枝母亲的旧姓。原本狛枝在国内没有亲戚才对,但由于日向创附身导致佐藤初的死而复生,年幼的狛枝的抚养权就被转交到了本身也刚出院没多久的佐藤初手上。

 

    日向创望着还绑着绷带的小狛枝,一时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

    小狛枝出乎意料地乖巧,办理收养的手续也格外顺利。

    

    等到日向创回神时,自己正牵着小狛枝的手走在回家的路上。晚阳把天空染上橘色的红,也将两个人的影子拉长,最终交叠在了一起。


    “狛枝君,晚上有什么想吃的吗?”日向创努力露出亲切的微笑。

 

    小孩子摇摇头,他的手还太小,只能紧紧攥着日向创的两根手指。

 

    “土豆炖肉可以吗?”家里的冰箱还有食材,日向创在与“超高校级的厨师”花村的相处中,多少也学会了些能够称得上美味的料理。

 

    小狛枝偏过头想了想,又点了点头。

 

    居然是不爱说话的类型啊。日向创心想,这么乖的小孩子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长成那个样子……

 

 

    “初叔叔。”小狛枝突然停了下来,软绵绵的童音显得格外委屈,“我走不动了。”

 

    日向创这才想起,从律师事务所到佐藤家的路程对小孩子而言似乎过于遥远,而且狛枝的皮鞋显然不太合脚。

    轻叹口气,日向创弯腰把狛枝抱了起来,小孩子毛茸茸的头发让日向觉得自己正抱着一只雪白的小猫:“不要叫叔叔,叫……叫哥哥。”

 

    “初哥哥。”

 

    日向创一个趔趄差点跌倒,他没想到狛枝年幼的时候居然如此听话。

    如果,他能平安地回到未来,日向创一定要揪着狛枝凪斗的领子好好问问原本这么乖巧可爱的小孩子被他藏哪里去了!

 

    正当日向创这么想时,突然感受到了小孩子的颤抖,然后肩膀就湿了一片。

    说起来,狛枝的父母应该刚刚去世不久。

    就算之后再怎么胡闹,在这个时间点上,狛枝凪斗根本只是个单纯的被父母宠爱着的小孩子而已啊。

 

    小小的,弱弱的,连大声哭泣都做不到,只能趴在唯一拥有血缘关系之人的肩头抽泣的少年。

    日向创把狛枝拥抱得更紧了些。

 

    “没事了哦,还有我在。”

    虽然不知道我还能陪伴你多久。

    但是,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我一定会陪在你身边。

 

    好好地哭过之后,狛枝凪斗很快就陷入了沉睡。徒留日向创对着自己沾满了眼泪和鼻水的西装犯愁。

    为了行动方便,日向创将佐藤原本略长的头发剪短了,总算是有了点昔日日向创的影子。不过病态的白色皮肤似乎是狛枝家族的传统,就连小狛枝都是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做饭的时候狛枝的行李送了过来,除去衣物和绷带药品,其他的东西少得可怜。

    日向创有些苦恼地列明需要采购的事项,顺带心疼自己的钱包。虽然在抚养期间,日向创享有动用狛枝继承的庞大遗产的权利,但他还是只领取了每月基本的补贴,把钱留给狛枝日后的花销。

 

    小孩子睡得快醒得也快,拖着成年人的拖鞋,迷迷糊糊地抱住日向创的腿,张口便是妈妈。

    后来清醒了些,突然发觉自己叫错了人,小脸立刻涨得通红,日向则边忍笑边在笔记本上写下儿童拖鞋。

 

    狛枝身上的伤口不能沾水,日向创吃完晚饭便帮他洗澡。

    好在他对受伤的处理也算驾轻就熟,未来不管是他还是狛枝,在与绝望残党的斗争中都受过大大小小的伤口,偶尔也会相互包扎,帮忙清洗彼此的身体。

    当然,与乖乖坐在怀里的小狛枝相比,长大后的狛枝凪斗各种意义上都麻烦得多。

 

    小狛枝算是日向创见过的最听话的小孩子。

    吃饭不挑食,即使不喜欢青椒也能苦着脸吃下去。换药吃药时也不哭闹,顶多因为疼痛憋得眼泪汪汪。

    恐怕唯一的麻烦,就是不爱说话吧。

    已经习惯了啰嗦到烦人的狛枝,小狛枝难得的安静反而让日向创有些无所适从。

 

    不过,这个时间点的小狛枝与日向创印象里的狛枝共通的点也不是全然没有。

    比如喜欢漂亮的东西啦,见到书房里的书籍会两眼放光啦,还有,晚上睡觉的时候……一定会黏着自己。

 

    小狛枝的到来比较突然,日向创尚未准备好小孩子自己的房间,于是便让他先睡自己的床,自己则打算先在客厅的沙发将就。

    结果小家伙紧紧拽住了日向的衣角死活不肯松手,也不说话,就垂着头站着,显得格外可怜。日向创尝试掰开无果,为了阻止衣角进一步拉长,便试探性地问道:“狛枝君,想和我一起睡吗?”

    这次点头的幅度,比之前都要大些。

 

    小孩子平稳的呼吸声传来,日向创总算把自己发麻的手臂从白色的脑袋瓜下面解救了出来。

    由于日向创移动得小心翼翼,所以并没有吵醒小狛枝,然而后者很快又凑了上来,这次放弃了手臂,直接钻进了日向创怀里,在颈侧蹭了蹭,心满意足地不动了。

 

    其实日向早就猜到了小狛枝想要自己陪他睡觉的意图,奈何与狛枝凪斗相关同床共枕的记忆实在太过混乱不堪,他与他之间有过最紧密的结合,有过最抵死的缠绵,却从未像青涩的情侣那样互相拥抱着入睡。

    被自己脑海内的想法吓得一惊,日向突然觉得周身传来阵阵的冷意。

    日向创很清楚,狛枝凪斗从未把他当做恋人来看,正如那人所言,他们共度的每个荒唐至极的夜晚不过就是彼此间生理需求的发泄。

 

    那么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会允许狛枝凪斗对他做这种事呢?

    ……理解不能。

 

    “初……哥哥……”

    小狛枝的梦呓像是最轻柔的风,适时抚平了日向创的不安与慌张。日向创伸出手,一下下轻拍着狛枝的后背,第一次觉得有人陪伴着入眠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由于有伤在身,小狛枝请假在家,刚开始日向不放心,和单位领导沟通后争取到了在家办公的机会,幸好他的工作主要是从事翻译类的文书工作,对地点没有较多要求。

    语言类的天赋是与神座出流人格融合后的产物,没想到能在这里派上用场。

  

    日向创在书房里办公,小狛枝就找了个垫子靠着墙壁预习学校的课程。

    后来日向觉得地上实在太凉,就腾出了块地方给小狛枝,又用书本和垫子将座椅垫高,两个人共用一张桌子。

 

    “如果有哪里不懂的话,尽管问我哦。”日向创托腮道,瞄见小狛枝坐得笔直,一看就是家教很好的孩子。

 

    “嗯。”小狛枝明显比昨天有精神了许多,对日向创的话也能做出回应。

 

    “想看电视,或者肚子饿了也要说。”

 

    “好的。”

 

    “我工作起来的话,有可能听不到人说话,如果有事情你多叫我几声就是了。”

 

    “我知道啦~”

 

    望着小狛枝纯真的笑容,日向创突然有种自己化身啰嗦老妈的感觉,一时间有点自我厌恶。

 

    春日的阳光正好,温暖和煦的风撩拨开窗帘,拂过狛枝手中的书页。小狛枝悄悄将目光从算数上移开,偷偷地张望身边的人。

    细碎的短发,专注的眼神,微抿的嘴唇,总觉得,比起黑色,这个人应该更适合像初春天青草般的,翠绿色眼眸吧。小狛枝在心里默默地想着,然后往日向创的方向,悄悄地挪了挪。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狛枝的伤好了七七八八,日向创便找了邻近的学校为小狛枝办理了转学。小狛枝长相可爱,人也聪明,日向倒是不担心他在学校受到欺负。加上这几天日向睡得并不安稳,梦里总是能听见敲打玻璃夹杂着哭泣的声音,弄得他心烦意乱。
    幸而小狛枝向来省心,在学校表现良好,成绩优异,就是因为怕生而不太合群,不过似乎因为本身自带的幸运光环也不会被人欺负。


     入夏之后天气总会变得反复无常,明明降水率只有百分之二十,午间却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且颇有越下越大的趋势。临近放学时间,单位领导见日向创频频望向窗外,干脆摆摆手放他走人,日向创边点头致谢边冲进最近的便利店买了伞,然后就往狛枝所在的学校跑。

    好在狛枝的学校离日向创的单位不远,日向创到达时正巧赶上放学的钟声。然而日向创在校门口等了许久,也没有见到狛枝的影子。

 

    不安油然而生,阴沉的天色唤起了日向心里最不愿回响的记忆,默念着没事的没事的,日向创边联系狛枝班里的班主任边进入校园寻找。


    然后在饲育屋,日向终于看到了那个幼小的背影。

    小狛枝的脸上和手上沾满泥土,他也顾不上擦,一言不发地挖着面前的小坑。

    日向创俯下身子,发现小狛枝的怀里躺着一只棕色的小兔。

    日向创突然想起,狛枝曾对自己说过。自从他的父母因事故死亡之后,与狛枝亲近的小动物就总会离奇的死亡,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狛枝渐渐开始认识到了自己被幸运的才能控制的命运。

    小狛枝没有哭,就是锲而不舍地挖着心爱小兔的坟墓,他想快点挖完回去,初哥哥还在等他。

    一双温暖的手包裹住了小狛枝冻得有些发红的手,日向创蹲在狛枝身后,把小孩子包了起来。

    “一起挖吧?”日向创说。

     小狛枝呜咽出一声嗯。

    

    即便日向第一时间把狛枝抱回家洗澡喝热牛奶,淋了雨的小狛枝还是发烧了。
    比同龄的女孩子还要白的脸颊染上潮红,日向创心疼得不行,好在正好赶上连休,能够全心全意照顾狛枝,退烧贴感冒药热粥集体上阵,总算把温度降了下来。

    “初哥哥。”小狛枝半睁开眼,正好望见床边摆弄体温计的日向创,忍不住呼唤道。

    “醒了吗狛枝?有没有想要的东西,冰淇淋?鸡蛋布丁?”日向创放下体温计,凑过去问道。

    小狛枝抿了抿嘴,拉住日向创的手,喃喃道:“想要,初哥哥。”

    日向创愣了几秒,眨了眨眼睛:“额……那,我陪你睡觉可以吗?”

    小狛枝开心地笑了,连带病殃殃的脸都有了些精神。

    日向创轻叹口气,怕压到狛枝所以格外小心地爬上床。等狛枝病好了,就给他剪剪头发吧,日向想着,像扫雷那样避开狛枝散开在枕头上的蓬松短发。

    他的背刚刚沾上床铺,小家伙就极其自然地蹭了过来,把头埋进日向的怀里。

    
  “这样不会呼吸不畅吗?”日向苦笑着戳戳小狛枝的发旋。

     小狛枝摇摇头,纤细手臂把日向的腰抱得紧紧的:“初哥哥,不要离开我。”
  “……不要因为我死去。”

    

    日向创心想狛枝这时候多少也意识到了他特殊的体质,正想出口安慰,突然发现自己的指尖正渐渐变得透明起来。他尝试着攥紧左手又松开,透明的手指又慢慢变回了原样。

  “不会的。”日向创说出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如此惊慌。

    日向创低下头,用双手捧起狛枝的脸,然后闭上眼抵住对方的额头:“我保证,不会离开你的。”

 

    该说小孩子的预感果然很准吗?

    在小狛枝睡熟后,日向盯着自己的左手指尖发呆,虽然嘴上那么安慰狛枝,但是没有人比日向创更清楚。他能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

 

    在小狛枝痊愈后,日向创干脆辞掉了工作,然后用剩下的全部时间都来陪伴小狛枝。

    两个人一起去游乐园玩旋转木马,去电影院吃着爆米花看推理电影,去海边堆沙滩城堡。

    日向创努力回忆着在贾巴沃克岛上狛枝曾读过的书籍,然后带着小狛枝去书店一本本买,家里换了个更大的书架,整齐地摆满了日向认为狛枝会喜欢的书。

    然而,日向创越发地感觉到了自己的力不从心,最初是指尖,无力感逐渐蔓延到了手臂,日复一日地侵蚀着佐藤初的身体。

 

    ……如果能有更多的时间就好了。

    看着你一天天长大,一点点长高,直至能够超过我的高度。

    新年时,两个人去神社祈求整年的通顺平安。

    年末了,就躲在被炉里吃乌冬面和柑橘。

    还有七五三,万圣节,圣诞节各种各样的节日,想陪伴着你。

    不过情人节什么的,对现在的你来说,果然还是太早了些。

    就算没有特殊的日子,在平常,也有很多事想做。

    雨后的彩虹,路边的小花,夜晚的繁星。

    和你在一起的话,即使是这些平凡无奇的景色,也会熠熠生辉吧。

    考试考砸了,或者调皮,我会假装严厉地训斥你。

    但是,最终不管你犯了什么错误,我都绝对会原谅你的吧。

 

    对不起呢,狛枝。

    我似乎,没有办法陪你了。

    ……明明我,是如此的……

    ………………………………如此的?

 

    “患者的情况怎么样?”

    “很不乐观,如果今天还没有恢复意识的话,很有可能会进入脑死亡状态。”

    “医生,他唯一的亲人应该就是那个每天都来医院的孩子吧,可以让他们见面吗?”

    “没办法了,让他们见最后一面吧。”

 

    ……

    日向创注视着脚下佐藤初的身体,心想原来灵魂出窍就是这样的体验啊。

    自己的全身,终于都变得透明,而作为容器的佐藤初也到达了极限。

 

    小狛枝推门而入,出乎日向创意料的是,狛枝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悲伤,甚至没有望佐藤初一眼,而是抬起头直视着自己浮在空中的身体。

 

    “果然,大哥哥是草绿色的眼睛呢。”小狛枝露出与往日无异的开心笑容。

 

    虽然没有意义,日向创仍是忍不住咽了下口水:“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不是本人的呢?”

    狛枝歪过头,用一只手指点着下巴道:“从最开始吧。因为在家族会上,我印象里的佐藤叔叔,可是一个极度厌恶小孩子,眼神充满绝望的人哦。和大哥哥完全不一样呢~”

 

    “即使发现了,却没有远离我吗。”

 

    “为什么要远离呢。大哥哥的怀抱那么温暖,如果希望能具象化的话,一定就是大哥哥这样的了。”小狛枝背着手走到病床边,“大哥哥就是我经历不幸之后,上天送给我的幸运吧。”

 

    熟悉的感觉让身为灵体的日向创都感受到了寒意。此时日向创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少年日后绝对能够成长为自己所熟知的狛枝凪斗:“那你现在对我摊牌,是想要做什么呢?”

 

    “佐藤叔叔的身体,不能用了。所以大哥哥你要离开吗,这可不行哦。”狛枝凪斗将一直背在身后的手举到日向创面前。

 

    日向创一窒,狛枝的手里是一把锋利的美工刀。他想伸手去抢,却绝望地发现自己的手指穿过了对方纤细的手腕。

 

    “就这样留在我身边吧。灵体也好,附身到其他人身上,动物身上,甚至是用我的身体都可以哦。留下来吧,留在我的身边。”狛枝凪斗平静地把刻刀架在自己的手腕上,以商量今晚吃什么的口吻说道,“不然的话,我就去死。大哥哥人那么好,肯定不会让我死掉吧。”

 

    “狛枝,你冷静一点!”日向创拼尽全力才拉近两个人的距离,思考着该如何劝说小孩子放下手里的刀具。

 

    然后日向创发现,狛枝哭了。

    不同于父母死亡时的低声抽泣,狛枝本人都没有意识到他的眼里早已盈满了水,豆大的泪珠在狛枝的脸上一颗接一颗无声地滚落。

 

    “你要抛弃我吗,像爸爸妈妈那样?”

    ……不是的。

    “都是大哥哥不好,明明说好要陪着我的,结果那些话都是谎言吗?”

    …………不是的。

    “反正,像我这种只会给他人带来不幸的人……根本没有人会喜欢吧!!”

 

    “不是的!!”日向创穿过狛枝挡在胸前的手臂,拥抱住了眼前哭泣的少年。“怎么会没有人喜欢呢。”

 

    ——明明我是如此的,如此的,喜欢着你。

 

    “在这个世界上,最最喜欢狛枝凪斗的人,就是我啊。”

    狛枝抬起头,不敢置信地注视眼前的人。

    日向创趁机作出额头相抵的样子,一如两个人每天睡前互道晚安的姿势。


    “虽然你又自卑又自大,总是爱说些意义不明的话,对待同伴态度阴晴不定,自我中心,难以理解,痴迷希望甚至到了让人绝望的地步。”

    “但是我果然,还是最喜欢你了。”

 

    ——啪嗒。

    是美术刀落地的声音。

 

    “所以说呢,不要死哦,狛枝凪斗。在未来,我们还会共同经历很多很多的事情。”

    “虽然那里无可避免地充斥着不幸与绝望,不过也确实,还藏着开心的事与希望吧。”

    “接受现在的一切,努力地成长吧。”

    “不用想太多也没关系,好好吃饭,好好睡觉……还有,最重要的,不要做太多会令人担心的事。”

 

    日向创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即便如此,他还是以温柔的笑容,对狛枝凪斗说道。

 

    “虽然想让你记住,但是忘记我也没关系,我们在未来会再度相遇的。”

    “相信希望,相信未来,还有,相信我。”

    “我的名字是——日向创。”

 

 

    回归于黑暗,日向创在时空的静寂之海中漂流。

    总算是也找回了一点,他穿越时空之前的记忆碎片。

   那是在得知了日向创参与螺旋计划时,狛枝凪斗慌张地,一边砸着实验室的玻璃窗一边流泪的脸。

 

 

    氧气霸道地灌进肺叶,刺目的白光令日向创睁不开眼。

    他眯起眼睛,毫不意外地听到了久违又熟悉的声音。

 

    “日向,日向君!!!”

 

    摘下辅助呼吸器,日向创抬起手摸了摸狛枝凪斗的侧脸。

    “你啊……这么多年真是没有丝毫的长进。还是那么,爱哭呢。”

 


    不好意思,让你等了那么久。

    这一次一定会,好好地留在你的身边。

 

    

    FIN

 

————————————————————————————

*初和创的发音都是hajime,所以日向君很快就接受了佐藤初的设定,嗯,佐藤这个姓是我编的

把小狛枝也写成了神经病,我有罪_(:зゝ∠)_

这里要讲一下,狛枝原本是没有这段记忆的。(在日向创消失之后,他有关于日向的记忆就自动清空了《就是这么不科学!)

然后,在日向创穿越到过去之后,狛枝这边才慢慢想起了关于大哥哥的往事,然后因为曾经对日向做出的(很过分的)这样那样的行为悔恨得想去自杀2333

但是,狛枝还是没有自杀,毕竟更生计划后成长了呢(×)

至于,狛枝都做了哪些过分的事,会单独开一篇文来写。

总之就是篇设定很多,废话很多,作者本人却写的很爽的文(土下座)

 


评论(16)
热度(202)

© 十九夜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