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弹丸,沉迷狛日(all日),创创是天使
其余:
刀剑乱舞系列 石青
家庭教师系列 骸云 纲R

【狛日/苗日】囚鸟之笼

*准确地说,是狛日<—苗这样的展开。狛日两人处于互相暗恋又不知情的捉急状态w

*看完v3体验版,突然就想看两个幸运为了未来互怼

*大部分都是苗木和狛枝的对话,日向变成了超高校的睡美人(×

 


  那是只美丽的,惹人怜爱的小鸟。

  世人给了他过大的翅膀,让他一度无法飞翔。

  幸好在希望的帮助下,他逐渐成长,终于拥有了翱翔于天际的能力。

  他却又被困于牢笼之中。

 

  啊,这是多么可怜的小鸟。  

 

 

  “狛枝君,你念的诗,稍微有点恶趣味呢。”

  苗木诚思索再三,还是决定提出来。船上的房间本就狭小,还在一个房间中挤了三人(算上床上正陷入沉睡的日向君的话),听了一路意味不明的歌谣,实在算不上什么愉快的事情。

 

  “啊啦,非常抱歉。”正如苗木诚所想得那般,狛枝凪斗很快露出了诚惶诚恐的表情,“居然打扰到了超高校希望的休息,我还真是罪该万死。不过,苗木君这样的人才,还是不要和我们这些渣滓待在一起太久比较好,怎么说呢,我们呼出的空气应该都会变成污染到您的存在吧。”

 

  苗木深吸口气,明明眼前的人说得是自我贬低到过分的话语,周身的敌意却怎样也掩盖不住,这时候他就格外佩服日向创前辈,竟然能够习惯与狛枝凪斗的相处。

  不过初次见面时,狛枝凪斗对自己的态度明明还只是过度……热情,现在居然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果然是对方发现了什么吗。

  或者说……护食的本能?

  苗木诚因为自己无稽的猜想苦笑出来,平静对狛枝的长篇大论作出了回应。


  “我认为日向君和狛枝君都是未来机关很出色的人才。而且,我也很担心日向君的情况。”

 

  日向创是个温柔而可靠的老好人。

  这一点苗木再清楚不过。从最初遇到绝望残党时期的神座出流,到更生计划打败入江盾子的残留势力,到最后拯救77期“死亡”的学生,苗木诚亲眼见证了日向创一步步的成长。

  苗木诚被日向散发的光芒所吸引,所以即使未来机关的高层有诸多不满,他依旧力排众议,邀请日向参与到未来机关的任务之中。

 

  狛枝撇了撇嘴,轻啧一声,他坐的位置离床更近些,却挡不住苗木诚的视线。

  明明只是个依靠人工希望的预备科而已,怎么会得到那么多超高校才能者的赏识和亲近呢。

 

  “人啊,贵在要有自知之明。日向君只是个凡人还妄图成为希望的存在,结果就是现在受伤躺在床上,给人添麻烦也要有个限度啊,真是的。”狛枝伸出手,将日向脖颈上的敷贴翘起的边角抚平。

 

  苗木已经习惯了狛枝嘴上的恶意,不愠不火地接道:“既然如此,日向君就交给我照顾吧。毕竟日向君是为了保护我才受的伤,不做些什么的话,我会愧疚得抬不起头来。”

 

  “这样可不行哦。”狛枝顿了下,又不紧不慢地掖好被角,“日向君充其量也就是希望的垫脚石,能帮助到苗木君就不错了,怎么还能劳烦你照顾他呢。”

 

  苗木也不捅破狛枝表面上虚伪的假笑,而是倚着椅子靠背道:“前几次见面的时候,日向君还和我抱怨过狛枝君总叫他预备科,都不肯好好叫名字。现在看来,狛枝君有改正这一点呢。”

 

  此刻,狛枝的脸色确实可以用糟糕形容了:“说到底,称呼什么的怎样都无所谓吧。日向君真是什么都和苗木君抱怨啊,这种厚脸皮的程度,也是超高校级的了。”

  先前以“预备科”相称,日向创的脸上总会毫无自觉地露出受伤的表情,这算是狛枝对以假身份欺骗自己的日向的报复。然而当狛枝认知到这一点时,又觉得跟区区一个预备科认真较劲的自己实在是太过可悲,于是干脆换回了原本的称呼。

  那时候日向君又惊又喜的表情……现在想来也是……不对,我为什么要记得这么清楚啊。

 

  狛枝闷闷地想,像是为了解气般抚摸着日向的褐色的短发,力道却是出乎意料的轻柔。

 

  “狛枝君……你……喜欢日向君吧。”避重就轻的文字游戏实在无趣,苗木诚决定直接进入主题。

 

  “什,什么?”狛枝没控制好力度,直接揪掉了日向的几根头发。好在后者似乎是太过疲累,只是皱了皱眉,转了个身,依旧睡得平稳。

 

  狛枝望着手里残留的发丝,只觉得窘迫和尴尬到了极点:“不,不要开玩笑了。即使是超高校希望的苗木君,说出这样荒谬的话,也是不可原谅的哦。”

 

  苗木诚倒是轻声笑了出来,起身走到狛枝身边,珍重地拿起对方手中的头发:“如果是误会,那么我向你道歉。狛枝君看向日向君的眼神太过熟悉,以至于让我产生了错觉。”

 

  狛枝微微皱起眉头:“请问苗木君说的熟悉,是什么意思呢?”

 

  “最初见到狛枝君时,总觉得你偷瞄日向君的样子似曾相识,后来才发现,那眼神简直就像照镜子一样,和我看日向君时如出一辙。考虑到我对日向君隐藏的感情,我才会做出之前的猜想。”苗木诚深吸口气,用格外认真的语气说,“我呢,是喜欢日向君的。”

 

  “什么啊,这展开也太过不幸了。希望君居然会喜欢上曾经的绝望残党,就算是玩笑也过分了点。说到底,日向君到底哪里……”

 

  “哪里都好哦。”苗木诚打断狛枝的话,“日向君拥有着编织未来的能力,这是不逊于任何超高校的才能。打破入江盾子的阴谋也好,唤醒77期学生也好,这样的能力绝对是可以为全世界带来希望的。然而……”

 

  ——这次的报告就到这里,辛苦了。那么苗木君,我就先走了。    

  ——等,等一下,日向君,你为什么要留在贾巴沃克岛呢?

  ——唔,说是为什么。与其说是不得不回去,不如说,除了那里,我也没有地方好去了吧。

  ——怎么会呢,以日向君现在的成绩,留在未来机关也完全没问题啊。

  ——话虽如此。唉,那个岛有个人在……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在等我……但是,果然还是放心不下他。基本上算是超高校级的麻烦制造机,如果我不回去的话,天知道他又要弄出什么乱子。

 

  苗木咬咬牙,继续说道:“然而现在,他却被困在贾巴沃克岛。简直像被困在笼子里的小鸟一样,而拿着笼子的人,还因为其莫名其妙的自尊贬低他伤害他。我,不能允许。”

 

  狛枝的灰色瞳孔黯淡下来:“苗木君的意思,日向君停滞不前的原因……是我吗。”

 

  “我是那样认为的。”苗木诚点头,“如果是两情相悦也就罢了。如果狛枝君对日向君没有想法,而是只利用日向君的同情的话,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把日向君带走的。”

 

  骤然袭来的冰冷包裹住了苗木诚的全身。

  ……终于露出真面目了吗。苗木诚心想。

  此时的狛枝凪斗卸去了人畜无害的伪装,只剩下森然的冷意与彻骨的敌意。讽刺的是,这样的狛枝凪斗,反而更像一个人类。

 

  这样的狛枝,苗木曾经见过一次,就在不久之前。

  与绝望残党的战斗中,遭遇危险与突袭是家常便饭。而这次任务由于情报的泄露,导致日向与苗木暴露在了敌人的炮火之中。

  为了掩护苗木,日向亦受了伤,伤口虽未及要害,出血量却很大。以至于狛枝带着人前来救援时见到的,就是由于失血过多失去意识的日向创。

  那一刻,狛枝凪斗周身的气场全然发生了改变。

  森然,冷厉,仿佛是混杂了全世界的恶意与诅咒一般。

  让苗木诚联想到了“死神”的存在。

  

  最后,袭击了他们的绝望残党,亦是以各种各样凄惨的方式迎接了死亡。

  ——没错。狛枝凪斗向来不是什么乖巧谦卑的中学生。

  比任何人都热爱着希望,也比任何人都接近绝望的,不可思议的存在。

 

  轮船靠岸,发出巨大的鸣笛声,打破了两人之间诡异的静谧。

  苗木诚轻叹口气,他一不小心还是说得多了些。

  其实很多事情他其实并没有证据,不管是狛枝的想法还是日向的心情,大部分都依赖于自己的猜测。暂且不提日向创,狛枝的反应倒是诚实得出乎了自己预料。

  按理说,以狛枝凪斗的逻辑能力,不可能不会发现自己漏洞百出的发言。但对方却没有反驳,果然或多或少也因为被戳穿心事而焦急起来了吧。

 

  幸好日向君还没起来,要是听到自己的告白,他又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呢。

  接应的77期学生还在外面等着,苗木诚想叫醒日向,伸出去的手却被机械的义肢挡住了。

 

 

“不好意思,还是让我来吧。”狛枝面对苗木,露出了往常的笑容,在苗木尚未反应过来之前,一把抱起了日向创,然后就以公主抱的姿势,光明正大地走下了船舱。

 

  在岸边接应的左右田瞠目结舌地指着狛枝的背影:“这……这是怎样的状况啊?”

 

  随后而来的苗木诚则展现出了罕见的疲累微笑:“大概是,我不小心碰触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吧。”

  

 狛枝凪斗没有回住宿点,而是迎着海浪绕着岛屿走向了绵软的沙滩。

 

 “明明只是个预备科,倒是意外的沉重啊。要是以前孱弱的我,估计现在已经瘫倒在地了吧,还好我为了装备机械臂进行过锻炼。”

 “说起来,这也是多亏日向君每一天每一天烦到绝望的碎碎念呢。真是的,那么多年我独自一人都生存过来了,怎么更生计划之后,反而变成了没有人照顾就活不下去的设定呢。”

 

 “呐,你早就醒来了吧,日向君?”

 

 狛枝凪斗低下头,果不其然地看到了一张红透到耳根的脸。

 

 ……

 头顶是耀眼的阳光,耳边是海浪的涛声,披着狛枝的外套,枕着狛枝的肩膀,日向创有一种自己正置身于梦境的错觉。

 

 平心而论,日向创现在也很混乱。

 其实他在狛枝揪掉自己头发的时候就醒了,只不过本能地感到苗木和狛枝二人间的气场太过沉重,便想着先装睡一会儿,等船靠岸再说。谁知道这两人的发言愈发诡异,即使船舶进港,他依旧不好意思起来。

 等到真正意识到大事不妙的时候,日向创已经被狛枝凪斗抱在怀里了。

 

 ——太混乱了。

 日向创的大脑飞速地运转着,一点点回忆着狛枝和苗木方才的对话。

 苗木君对自己还抱有那样的感情吗?虽然非常感谢苗木君的喜爱,但果然还是找机会说清楚比较好。比起这些,狛枝这家伙居然还会偷瞄,原来他不是那么讨厌自己来着?话说回来,自己明明是个大男人被形容成小鸟什么的……还真是微妙啊……还有同情……

 

 “狛枝君!”日向猛地抬起头,拽住狛枝的手臂,顾不上动作过大引起的伤口疼痛,正视着狛枝说:“我绝对,没有同情你的意思。”

 “该怎么说呢,贾巴沃克岛对我来说是很特别的存在,77期的同学们也是,即使现在有时候会因为各自的原因出岛,但是总会回来的。感觉这里,就是家一样的存在吧……所以说,同情什么的,绝对没有哦。”

 

  日向创的眼睛在更生计划后就变成草绿色与红色相见的异色瞳,因此还曾被田中形容成像波斯猫,当时狛枝对此还嗤之以鼻,现在想起却觉得再贴切不过。

 

  “我知道哦。”狛枝故作无奈地长叹口气,“虽然清楚日向君是个不会拒绝他人的超级无敌老好人。但和我相处的时候,日向君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的吧。稍微动一动脑子,就能想明白了。虽然说即便是同情,我也不会介意就是了。”

 

  “诶?”日向创眨了眨眼睛。

 

  “拜苗木君所赐,我可是认知到了一个相当巨大的不幸啊。”狛枝将从日向肩膀处滑落的大衣重新披好,“我呢,并不想日向君离开,也不愿意将日向君拱手让人。居然对预备学科依赖到了这种地步,我绝望地都想去自杀了。”

 

  “等一下狛枝,你……”

 

  “安啦日向君,即使是渣滓一般的我,如果现在死去的话,也会给希望们添麻烦吧。这样的基本认知,我还是有的。所以,作为不幸之后的幸运,如果能把罪魁祸首的日向君留在身边就好了,我是这么想的。”

  同情也罢,怜悯也好。

  只要能把你困在我的牢笼之中,就是足以弥补之前种种不幸的幸运了。

 

  狛枝凪斗握住手臂上日向创的手,才发现对方和自己都在不争气地轻颤着。

 

  “但是,比起高人一等的施舍,果然还是用更加平等的东西把日向君绑住比较好。”

  “我喜欢你哦,日向君。”

 

 

 那是只美丽的,惹人怜爱的小鸟。

 世人给了他过大的翅膀,让他一度无法飞翔。

 幸好在希望的帮助下,他逐渐成长,终于拥有了翱翔于天际的能力。

 他却又被困于牢笼之中。

 

 被困在名为爱意的牢笼中。

 小鸟自愿收敛了羽毛。

 啊,这是多么可怜幸福的小鸟。  

 

  

————————————————————————

FIN

苗木君赢了辩论,输了日向2333

最后写得有点病,绝对是狛枝的错(喂)

觉得狛枝简直难写到死,太强不行太弱不行太正常不行太神经病也不行……ooc就ooc吧!反正动画狛日都能和和睦睦开开心心地吃烤肉了!

评论(11)
热度(188)

© 十九夜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