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弹丸,沉迷狛日(all日),创创是天使
其余:
刀剑乱舞系列 石青
家庭教师系列 骸云 纲R

【黄喻】Jack-0'Lantern

    “杰克死后,天堂因为他的吝啬而不收留他,地狱因为他戏弄了恶魔,也不收留他,于是无处可归的杰克只好不停地走着,唯一陪伴他的,只有那盏用来取暖的装着炭火的南瓜灯。”王杰希说完,合上了印着微草logo的笔记本电脑,接过肖时钦递来的花茶。

 

    “哎哟队长你看,这个杰克也是有点可怜啊,不过说到底他也是自作自受,只是这种人咱们国家队里好像也有一个吧,这叫什么来着自作孽不可活还是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黄少天凑过去在喻文州耳边说着,却不压低音量,摆明是为了让某人听到。

 

    “啧啧别以为哥不知道你说的是谁啊黄少天,不好意思,我是无神论者。”叶修叼着烟轻笑着回敬,中国队开会的地方禁止抽烟,他也只好这样过过干瘾。

 

    “我记得,今天还要举行万圣节的活动吧。似乎每个队伍都要派几名队员参加互动。”肖时钦推了推眼镜。

 

    “今晚9点半有晚会,8点左右开始游行。”张新杰看了眼手表,“距离现在还有不到7个小时。”

 

    “先说好这活动我和沐沐可不去,大晚上我才没有心情和一帮人群魔乱舞。”楚云秀边嗑瓜子边说,“轮回的那俩,你们长那么帅,你们去呗。”

 

    “我们才不去!!!”孙翔激动地一拍桌子,又扭过头坐下,小声嘟哝道:“这种事怎么想都是鬼剑士比较合适吧。”

 

    “等会儿小子不带你这么卖长辈的,我玩阵鬼不代表我喜欢万圣节啊。”李轩正和吴羽策发qq发到一半,听到这句话立马不高兴地抬头反驳道。

 

    显而易见,荣耀的万圣节活动并没有得到几位土生土长的中国人的喜爱,相反游戏玩家或多或少的宅属性让大部分人都对这项活动敬而远之。然而,该选的人还是要选的,最后张佳乐提议以抽签的方式选出4位今晚参加活动的人,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

 

    于是乎……

 

 

    “对于你明明知道自己是幸运e,还主动提出以这种方式选人的勇气,我表示由衷的敬佩。”叶修拍着张佳乐的肩膀,嘴角是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唔,这可真是,我也不太懂这些啊,该扮什么比较好?”肖时钦有些烦恼地摘下眼镜,揉揉眉尖。

 

    “科学怪人如何?”旁边的王杰希帮忙出谋划策。

 

    “我靠这什么情况,张佳乐也就算了,为什么我和队长也中枪啊。不行不行不公平,凭什么我们蓝雨要上两个人啊!重来重来。”黄少天不满地捏着纸条喊道,纸条顶部被人用红色的水笔写了一个大大的红叉。

 

    喻文州轻叹口气,其实他才是最无辜的那个。手里的签是黄少天塞给自己的,而喻文州本来看中的纸条则在王杰希手中。

 

    口头上抱怨归抱怨,四个人也不是小孩子了,总归不会无理取闹到出尔反尔。

    荣耀联盟为了庆祝万圣节,停赛三天,众人在做完基础训练后,也各自回房间休息。

    孙翔和唐昊等年轻人,虽然不喜欢参与,但是对苏黎世的万圣节还是很感兴趣的,回到旅馆后就人手一台相机去找好玩的地方拍照了。楚云秀和苏沐橙去购物,顺便还拉上了李轩和方锐。

 

    而黄少天和喻文州,显然就没有这样的闲心了。

 

    “让我想想万圣节都能扮演啥,吸血鬼狼人绷带男科学怪人僵尸……队长你觉得还有什么?埃及法老?透明人?”黄少天一边念叨一边用手机在蓝雨内群控诉着国家队的恶行。

 

      喻文州低着头看之前会议总结的笔记,有点漫不经心地说道:“到时候肯定会有人给咱们安排的,按主办方的要求去做就是了。”

 

      “哦你说的也对哈……”蓝雨那边正好是晚上,所以也格外热闹,卢瀚文问蓝雨以前有没有这样的活动,郑轩接道,蓝雨并没有组织,不过集训营的时候好像有过那么一次。黄少天想了想,总觉得记忆里模模糊糊中好像有过,可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具体的细节,便随口问道,“文州啊,咱们以前集训的时候,也过过万圣节?”

 

      喻文州正在把笔记补充完整,听到后顿了顿,手里的笔转动了一个漂亮的圈,然后轻笑道:“似乎是有这么回事。”

 

    “诶我怎么想不起来了呢,是什么时候啊?”

 

    “咱们两个刚出道那年。”

 

    “啊!对!我想起来了,哎哟那次还是方队组织的。”黄少天趴在床上,把手机挪开就能看见喻文州挺直的后背。

    喻文州一如既往地坐得笔直,记笔记如此,打荣耀亦是。刚开始,这还成被黄少天嫌弃了颇久。黄少天觉得既然是打游戏这么有趣的事情,就要以最放松的姿势进行才能集中,他在网吧见过各种各样打游戏的人,没一个像喻文州这样如此正经的。

 

    在训练营时期,不论是黄少天还是喻文州,都是众多孩子里特殊的存在。前者是凭借着超高的天分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后者则是秉持了份不卑不亢的决心惊艳了从未看好过他的众人。其中,还包括了他们的前队长——魏琛。

 

    那时候方士镜想到万圣节的提案,绝非无聊打发时间,而是希望借此来缓和蓝雨的两位继承人之间的尴尬气氛。

    魏琛连句道别都没有就闹失踪,他是走得潇洒了,结果却苦了方世境来收拾残局。姑且不提给训练营其他孩子造成的影响,光是需要肩负起蓝雨未来的两个人就让他倍感头疼。

    黄少天从魏琛走后就没和同宿舍的喻文州说过一句话,操作起角色来也频频失误,而喻文州虽然表面上依旧平平静静,云淡风轻,紧抿嘴唇的次数却多了很多。

 

    其实黄少天并非是小心眼的人,他也明白老魏的离开绝不是喻文州的错,只是每每见到喻文州波澜不惊的眼睛,他又总是迈不过心理的那道坎。

 

    “少天?”喻文州合上笔记本,转身却被黄少天直勾勾的眼神吓了一跳。

 

    “恩?什么什么?”黄少天如梦初醒,有点狼狈地闹闹后脑,低下头才发现蓝雨群里面的消息已经刷了100多条,拉到最后,全是轰小卢去睡觉的消息。

 

    于是黄少天鬼使神差地说道:“队长,小卢不肯睡觉诶。”

 

      喻文州眨了眨眼,罕见地以不明状况的表情与黄少天对视了几秒。然后在黄少天恨不得咬掉自己舌头的窘迫表情中,拿出自己的手机,登上qq,私敲卢瀚文。

 

      没过多久,黄少天就看到卢瀚文的qq头像灰暗了。

 

    “哎哟,这小家伙还是听你的话呀。”

    

    “喜欢熬夜这点,倒也算是传统吧。”

   

    “文州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谁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呢。况且我现在明明也遵循了良好作息绝不影响比赛,而且你看咱俩哪天不是你说睡就睡的~?”黄少天假装生气地从背后搂住喻文州的脖颈,然后在对方无奈的讨饶声中,印下了一个吻。

    

 

    他们第一次接吻是在第六赛季,距离第一次告白过了不到半月。

    黄少天搂着冠军奖杯,眼睛亮得吓人,其他人在庆功宴过后都回去了,就剩他和喻文州两人把奖杯送回战队办公室。

      喻文州其实也不比  黄少天冷静到哪里去,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钥匙扣上蓝雨的队徽,就连心跳都比往常快了几拍。

 

     G市本就潮湿,入夏时就更加闷热,他们不过二十出头,正处于少年和青年的交界,溜达着回到蓝雨,放好了冠军奖杯,黄少天一回头望见喻文州弯起的嘴角,突然觉得此情此景不做点什么简直对不起自己机会主义者的称号。

 

    夏夜,蝉鸣,蓝雨。

    在衣领上残留的稍显粘腻的汗,以及,独属于蓝雨正副队长的那个青涩的吻。

  

    最后,黄少天被安排的角色是吸血鬼,而喻文州则将扮演清朝僵尸。黄少天和牙齿纠结的时候,喻文州就坐在躺椅上,一下下有点无聊地吹贴在脑门上的符咒。

  

    黄少天一扭头看到这样的情景就乐了。

  “文州啊,你这不像是诈尸,更像是养老啊。”

    

    另一头帮张佳乐绑绷带的叶修随口打趣道:“呵呵,少天你这就不懂了吧,喻文州是在想今晚的计划呢。”

     躺椅是国家队在宜家买的,原本是为了供队员稍作休息的时候使用,后来这摇椅受到了四大战术师的喜爱,有事没事的时候都喜欢晃着椅子想战术。

  

    喻文州也就笑笑,他刚刚到真是没思考什么有用的东西。难得有机会把脑袋放空,他就放任思绪乱飘,胡思乱想,他甚至还想到了主办方会不会真的下血本买个棺材什么的,西式中式各一套,并排放着,他和少天倒也算是另一种意味的同寝而眠。

 

    说起来,第一次在蓝雨过万圣节的时候,喻文州想的东西反而比现在还纠结些。他不是不懂方世镜的用意,也不是不明白黄少天的别扭,只是在某些方面,那时候的他比黄少天还要执拗一些。自己既然没有做错,那么为什么要由他妥协,既然往日聒噪的室友不说话了,那喻文州就享受难得的安静。

 

    拖到最后,心里藏不住事的狮子男黄少天妥协了。在万圣节,喻文州推开门,就看见狼人打扮的黄少天在门口走来走去,毛茸茸的尾巴耷拉在地上都没察觉,颇像自己小学时候养的哈士奇。只不过他没养多久,那只狗就因为小区里不让养大型犬的规定送人了。

 

    喻文州心念一转,就猜到了黄少天的来意。既然队里的天之骄子罕见地主动低头,他便也不吝啬给对方一个台阶,毕竟这次冷战的理由实在是莫名其妙又无可奈何。

 

    “宴会要开始了,一起去?”喻文州笑着说。

 

    黄少天抬起头,愣了几秒,然后一连点了好几下脑袋。喻文州被黄少天眼睛里迸发出的光芒蛰了一下,等反应过来时已经被黄少天拽着手腕向食堂走去。

  

      “你这装的是什么啊,拎盏灯抱着个南瓜,也太没诚意了吧。哎哎哎这该死的尾巴,都怪方队说什么我适合狼人,哪里适合了,道具组也是,为什么连尾巴都有啊,这确认不是什么惩罚游戏吗?”黄少天似乎是要把这么多天的话一股脑全倒出来,饶是习惯了黄少天话唠的喻文州也觉得犹如魔音贯耳。

 

    “我的打扮是由于万圣节起源,南瓜杰克的故事。把尾巴拎起来走吧,道具组经常办活动,有这些东西正常,圣诞节的时候不是还变出了好几株圣诞树吗?”

 

    所以说,在很多年以后,喻文州能够悠然自得地舌战记者媒体,黄少天功不可没。

 

  

    沉浸在回忆之中的喻文州睁开眼睛,就见到了黄少天近在咫尺的脸。

    他眨了眨眼睛,勉强定住心神,瞥见黄少天刚戴上的尖牙,脱口而出道:“你……要吸我的血吗?”

   

    听到这句话,黄少天不禁露出坏笑。他其实是看喻文州那边没动静,便想掀起对方遮住半边脸的黄符看看队长是否睡着了,结果没想到正好被抓个正着,更没有想到喻文州会冒出这样一句话。

 

    “是呀是呀,我如果变成吸血鬼,第一个初拥的对象绝对就是文州。”


    “黄少天你多大仇,自己做鬼都不放过喻文州,这是在蓝雨受了多大的虐待啊,如何,要不要跳槽到兴欣啊?”叶修帮张佳乐打好绷带的结。

 

    “滚滚滚滚滚,叶修你死开。我生是蓝雨人,死是蓝雨鬼,挖角什么的别想了。再说了,什么叫做鬼啊,是拥有美貌和永久生命的吸血鬼好吗,吸血鬼!”

 

  “那你也得问人家愿不愿意啊,不然你这就是强抢民男啊。”

 

    眼看话题要被叶修带到奇怪的方向,恰好有人敲门叫人上场,喻文州有些无奈地轻叹口气,打心底感谢工作人员的出现。

    

    

    毕竟是世界级的赛场,不管是场地还是观众都比国内组织的活动要盛大的多,选手们依次出场,按组与观众互动,一场晚会也算是热闹非凡。

    就是临走前,选手撤退的路线不小心被疯狂的粉丝发现了,好在各国选手都有经验,定好汇合点就分批往不同方向撤离。

 

    黄少天顺手管扮演幽灵的工作人员借了块白布,把自己和喻文州一齐裹了进去。

    喻文州思考片刻,任由黄少天搂着自己离开。

    幸好那位工作人员比较胖,两个人挤一挤也能走,脸挨着脸正好各占据一边的眼睛,四条腿凭借多年的默契走得也算协调。

    耳边是为节日奏响的音乐与欢笑,四周是橘色的南瓜灯,两个人不由得也放慢了脚步,感受着万圣节愉快的氛围。

 

    黄少天凑到喻文州耳边,暧昧地贴着耳朵说道:“文州你看我们这样,像不像训练营住宿被查寝的时候?”

    他们进入训练营的时候还没成年,宿舍的规章制度和学校并无两样,该熄灯就熄灯,熄灯后不许看书说话玩手机,每天还有专人拿着手电巡查。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黄少天就喜欢每天躲在被子里玩手机。这个方法冬天管用,夏天被子薄,就很难遮得住手机的光,于是他劝了喻文州三天,并以一周的饭后水果做诱惑,总算拉动了这个共同与熄灯抗争的战友。

  

    两个人的被子加外套,把屏幕的光挡的严丝合缝。喻文州没事做,就攒成一团靠着墙看黄少天打游戏,生物钟作祟下他有些昏昏欲睡,黄少天就腾出手拍了拍自己的右肩,让他倚着自己睡。

    眼睛都睁不开的喻文州也不推脱,枕着黄少天的肩膀没多久就睡着了。

    等到黄少天游戏打腻了,就轻手轻脚地摸着黑帮喻文州躺平盖好,再拿了被子回自己床上睡。

    有时候黄少天实在困得不行,就把手机关了扔到边上,和喻文州凑合挤一张小床。


    喻文州体质偏寒,即使是夏天皮肤也是凉凉的,就算紧贴着睡也不会觉得热。

    加上蓝雨的空调给的向来很足,两个人就这样过了一个夏天。

 

    后来训练营的强度加了上去,二人又承载起了蓝雨的希望,每天的训练强度把睡眠的时间压缩到了极限,他们就再也没有这样头挨着头睡过觉了。

 

 

    喻文州也想起了这段往事,嘴角漾起柔柔的笑:“说起来,一直没机会问,你当时玩的是什么游戏。”

 

    “唔,这个嘛,武侠游戏……是什么来着?”黄少天不自觉地皱起眉头,真是奇怪,他能清楚地记得喻文州小时候闭上眼睛时长长的睫毛,却死活想不起当时玩的游戏名称。

 

    喻文州本就是随口一问,见黄少天如此认真的表情不禁觉得有些好笑,想了想便换了个话题:“如果少天真的变成吸血鬼了,那就把我也变成吸血鬼吧。”

    人生在世,每个人都如杰克般在世间游游荡荡,在生与死的夹缝中形单影只,跌跌撞撞。幸而总有人会为自己不离不弃地撑起温暖的灯火,于漫漫长夜之中相伴。

    那么多年共同度过的日子,那些相依而眠的夜晚,不光黄少天记得清清楚楚,喻文州也同样铭刻于心。


    所以,若你被诅咒成为不能轮回的杰克。

    我亦愿化作一盏照亮你前方道路的明灯。

 

    黄少天停下脚步,侧过头,两个人的鼻尖几乎都要碰上:“不后悔?”

 

    “恩,不后……”

    剩下的话,淹没在了缠绵的吻里。

 

   

 

 

    Fin

————————————————————————

拖延症犯了,结果一直从万圣节有想法写到了现在。

我是绝对不会说这个文的原名是“你是我心里的一束花”这样土的掉渣的名字的。


评论(8)
热度(94)

© 十九夜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