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弹丸,沉迷狛日(all日),创创是天使
其余:
刀剑乱舞系列 石青
家庭教师系列 骸云 纲R

【石青】憩

 

*想写不怎么帅气,反而被青江各种照顾的papa

*所以让石切丸感冒了(喂

*石青已经出柜设定2333

 

  “头还痛吗?”

 

    外面刚下完雨,青江走进房间时带来了一阵水气,可惜这点清凉对躺在病床的石切丸而言实在效用有限。

 

    石切丸微微睁开眼,拿出电子体温计,奈何席卷全身的燥热抽空了他平时引以为傲的气力,耳边的蜂鸣声让他无法集中视线读出显示的数字。

 

    青江从石切丸手中拿过体温计,浅浅地啧了一声:“38.4℃,温度还是没有退下来呢。你真的有好好吃药吗?”

 

    石切丸点点头,鼻尖因为感冒红红的,像极了听话的乖宝宝。

    平日里大部分时间都是石切丸帮青江收拾烂摊子时对后者进行教育,诸如不要跟鹤丸一起吓人,不要带着短刀们偷窥,不要用审神者的电脑上些奇怪的网站。现在立场对调过来,两个人顿时都觉得有些微妙。    

 

 

  “明明是祛除脓包和病毒的神剑,结果却被传染了感冒,你的参拜者们肯定想象不到吧。”青江摘了手套,把衣袖挽到手肘,拿下石切丸额头上已经开始变热的毛巾,将毛巾侵泡在冷水中,确认其温度已经降下来后,又把拧过的毛巾按回石切丸的额头。

 

    被凉到的石切丸微微皱了皱眉,不过湿毛巾的确也缓解了发烫额头的痛苦,他想了想,说:“毕竟现在的身体和人类无异,被传染感冒也是正常的。”

 

    审神者在现世被传染了流行性感冒,仅仅是一个宣布出阵名单的命令都被三个喷嚏接连打断,身为近侍的青江实在看不下去,就找来石切丸帮忙。结果出乎意料的是,审神者的感冒康复了,石切丸却倒下了。

    这件事对审神者和青江都算得上是个打击,望着二人负罪感满满的脸,烧得迷迷糊糊躺在床上的石切丸撑着微笑去安慰他们,毕竟从未听说过刀剑也会感冒,这件事也怨不得谁。

 

    为了避免陷入你传染给我我再传染回你的死循环,审神者留下各种各样的感冒药退烧药后就被长谷部带走了。

    石切丸撕了个退烧贴片黏在额头上,说其实也希望青江离自己远一点。

此时的笑面青江正坐在他边上研究每种药的使用说明,听到这话头也没抬,用空着的手戳了戳石切丸塞住的鼻子,不紧不慢地说道:“石切丸大大,你就这么忍心让我有家不能回有房间不能睡吗?再说我要是走了,谁照顾你呀?”

    于是,光是贴个退烧贴就用尽所有精力的石切丸妥协了。

 

    事实上,谁也未曾想到,那个出阵必掉刀装种地手上会出水泡马番因为调戏马屁被咬住头发的青江,真的把石切丸照顾得很好。

    每天的药物整齐地放进小药盒里,每次石切丸咳嗽时都会递上一杯温水,退烧贴用了两次就被青江拿毛巾代替了,理由是每次摘贴片的时候石切丸看上去都挺疼的,还不如自己亲力亲为帮他换湿毛巾。

 

    因为生病,石切丸这些天吃的东西都是病人专用的清淡食物,好在美味程度与日常无异。而石切丸也是在看到青江左手食指上的创口贴时,才得知最近自己每天的饭都是青江在做。

 

  “之前都是烛台切帮我切的,但是他今天被派去远征了。明明是刀剑,使用菜刀什么的感觉还是怪怪的,歌仙还不让我用自己的剑,结果不小心就切到手了~也真是丢人啊。”

    青江也没掩饰自己受伤的原因,权当是笑话讲给石切丸听。这几天石切丸的状况时好时坏,温度也是退下去又升上来,青江嫌温度计麻烦,时不时就把额头抵上去给石切丸测试体温。

 

  “唔,似乎是退下去了一点。哎呀哎呀,你的眉头怎么皱起来了。”

 

    石切丸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把青江的手拉过来轻柔地握着。青江笑笑,他几乎在第一时间就猜到对方又在钻奇怪的牛角尖。

    于青江而言,总是身处战斗中心的刀剑受点伤再正常不过,况且只要不是什么致命伤进了手入室总能治好。

    但显然石切丸不这么认为,这就表现在每次他带着伤口回来时,石切丸发青的脸色都能把自己身边的短刀们吓退老远。青江倒是很喜欢看石切丸那样的表情,被人担心着包扎总好过独自一人慢慢等伤愈合,石切丸焦虑的表情总能奇妙地减缓青江身体上的疼痛。

    这时候青江就会踮起脚尖凑过去亲亲石切丸的嘴角,半安慰半讨好地说声抱歉。

 

    所以说,明明我才是伤患,为什么还要道歉呢。

   青江郁闷地想,然后俯下身给了石切丸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我还有很多事想和健康的你做,所以快点好起来吧。”

 

 

    睡了那么久,石切丸梦到了很多事。

    初见时,青江边嚼团子边说请多指教时挑衅满满的笑容。一起出阵和远征时,因为神剑的话题而拉近了距离,青江偶尔展露出的不想被自己察觉地蹩脚关心。偶尔放纵在本丸喝了酒,肩膀上青江的重量。聚会时看鬼片看到睡不着,结果青江非要跟自己挤一张床,身边的体温与耳畔呼吸引起的躁动。

    石切丸从未想过,自己会与他人拥有那么多共同的回忆与过往,甚至胜过在神社的百年光阴。自己心境竟会被牵动至此,以至于在脑海中再也容不下其他事物。

    

 

    石切丸再醒来时,近几日的无力和沉重已经去了大半,天还蒙蒙亮,他侧过头,正好能看见青江在背对着自己绑头发。

 

“青江?”石切丸揉揉眼睛,逐渐清晰的视野里青江正好绕完发绳的最后一个圈。青江对梳头向来敷衍了事,这就导致有一部分遗留下来的长发永远会披散在他的肩膀上,然后顺着他转身弯腰的动作滑落,有意无意地撩拨石切丸的脸。

 

    石切丸伸手帮青江疏通发尾末端的一个小小的结,其实青江的发质很好,鲜少打结。加上平常都是石切丸早起一会儿帮喜欢赖床的青江打理长发,现在他生病躺久了,青江的头发就又开始向看似很美好实际上不太美好的方向发展。

 

    青江习以为常地把长发交给石切丸把玩,闭着眼睛头对头给对方测体温:“嗯,这次算是彻底退下来了。我去给你倒杯水?”

 

  “嗯,麻烦你了,你这身打扮……是要出阵吗?”石切丸撑着坐起来,靠在青江早就准备好的软垫上,感觉精力已经基本得到了恢复。

 

  “最近不是有个去地下捞刀的活动吗,好像是一期一振的弟弟来着。50层之后的难度有多提升,队伍需要双好眼睛,堀川这几天接连作战也累了,我去替一下。”青江把温水递到石切丸嘴边,心情很好地说:“休假了这么多天,正好活动活动筋骨。”

 

  “……我也去。”把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石切丸说道。

 

  “就这么不放心我的能力?似乎我的等级要比你高哦。”青江伸手接过石切丸手里的水杯,却被对方握住了手腕。

 

  “我相信青江很强。”石切丸闭了下眼睛又睁开:“虽然相信,但还是会担心。”

 

 

 

  “没有想到石切丸会说这种话。”和泉守兼定露出夸张的吃惊表情。

 

  “是啊。”青江长叹口气,揉了揉额角,“平常出阵也没事,不知道这次为什么他为什么这样坚持。”

 

  “唔,估计石切丸有他自己的考量吧,毕竟是也算是新图不是吗?哦对了,换班的事我替堀川谢谢你。”

 

    青江摆摆手表示无需客气,其实他当时的反应也比和泉守好不到哪里去,几乎是逃跑般抽出手捂着脸离开,直到跑出房间几步远才发现还拿着杯子。石切丸的直球向来猝不及防,加上大病初愈后低沉的声音和发红的眼角,愣是多了种含情脉脉的味道。而平常说黄段子打趣眼睛都不眨一下的青江,却会因为石切丸的话大乱方寸,甚至被和泉守兼定在战斗结束后拉过来谈心。

 

  “不过,石切丸那家伙居然没追上来啊,这跟书上写的不一样啊,哦对了,他的机动哈哈哈哈。”

 

    自己是有多想不开,才跟和泉守说这些话啊。

    青江扶着额头默默地想。

 

 

    化身为人,不仅得到了可以自由活动,感受疼痛的身体,还顺带拥有了七情六欲。因为某些目标而挥剑,由于别人的话语和举动萌生喜怒,这些和被传染感冒一样,都是身为刀剑时无法拥有的体验。

    石切丸如此,青江如此,所有的刀剑亦是如此。

    人的身体多么脆弱啊,受伤流血会疼痛,持续战斗会疲惫,生病虚弱会无力,这对刀剑而言是难以想象的烦恼与麻烦。但是,与之相伴的,是因为某个人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带来的心跳,那种感觉比起春之落樱夏之花火还要让人欣喜满足。

 

    青江把马匹交给马当番的山姥切,正在思索是先洗个澡还是先回房间,就被石切丸抱了个满怀。

 

  “唔,看来你已经好了,这力度……真是让人沉醉和窒息啊。”毕竟自己逃跑在先,青江有种莫名地小小愧疚,便不挣扎由着石切丸抱着,“不过,我身上有土也有血,不如先回房间让我换身衣服?”

 

  “没受伤吧?”

 

  “安啦,和池田屋相比不算什么,毕竟队伍里还有那么多满级的家伙。”青江突然想起来,自己带领短刀们攻打池田屋的第一次战役,由于对地形和敌人的不熟悉,被对方的枪兵打得颇为残烈,连自己都面临差点碎刀的危险,好不容易撑回本丸,结果浑身是血等待手入的样子不巧被石切丸看见,那个向来沉稳的大太刀居然露出了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自那以后,青江每次夜战出阵回到本丸,都会见到石切丸拿着本书等待,即使后来被审神者给予了御守,房间里的烛火也未曾熄灭过。

 

    怪不得这么反常,原来是对新图留下心结了啊。

    青江放松紧绷的神经,把头埋进石切丸的臂弯里,回抱住对方,一下下拍着石切丸的背。

 

  “好了,你看,我这不是毫发无损地回来了嘛。”

 

  “嗯。”

 

  “别不高兴咯?”

 

  “嗯。”

 

  “那笑一个看看?”

 

  “……青江。”

 

  “抱歉抱歉,今晚补偿你好不好?~”

 

 

    ——啊啊。

    被人如此挂念着,被人如此诊视着。

    就是刀剑体会不到的,人类所谓的[幸福]吧。

 

 

    Fin

————————————————————————————

虽然通篇大部分都是青江秀男友力,但是确实是石青文_(:зゝ∠)_

估计有婶婶会觉得,青江连女鬼都能斩还怕鬼好意思吗。不过我家青江就是这样啦,说不定正是因为斩了女鬼和幼子而有些愧疚,结果反而怕鬼了,这么一想感觉多萌啊(等等)

 


评论(11)
热度(131)

© 十九夜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