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弹丸,沉迷狛日(all日),创创是天使
其余:
刀剑乱舞系列 石青
家庭教师系列 骸云 纲R

【乔安无差】透明质感

*这篇文是写给好基友蠢利菲的,可是她没有lofter……so sad

*感谢帝都全职only微草5摊位太太们的投喂和《安和桥下》无料本,不管是寿桃还是兔熊都超级好吃啊(够)


  杭州的雨向来说下就下,安文逸望着窗外的连绵的雨丝,突然想起乔一帆出门时并没有带伞。

  由于兴欣网吧的人手不足,他们几个小年轻偶尔会被派去跑腿。决定跑腿人员的方式有很多,猜拳抽签轮岗或者直接上荣耀见分晓,这时候身为牧师的安文逸往往就能很幸运地逃过一劫,毕竟没有哪个人会和奶妈PK。

  而今天,乔一帆因为一个操作失误被包子的霸王连拳爆发带走,就肩负起了出门买东西的任务。

 

  乔一帆走时外面还阳光普照,临出门他拿着记满采购品列表的纸条问是否还需要补充什么,那时候安文逸正在做叶修安排的日常训练,有个加血的时机总卡不准,便抿着嘴没有出声。

  等到瓶颈过去后,接下来的任务倒是完成的很快,安文逸退出荣耀做手操,才想起自己的牛奶喝完了。

 

  安文逸虽然没有自己偶像那样的作息强迫症,对于某些事情也有自己不可更改的原则。

  比如他每天早上都要喝一杯牛奶,那个牛奶必须是XX牌的,这事还被方锐拿来吐槽过,说是不愧是打奶妈的角色,叶修就接着嘲讽方锐,怎么你想学习一下小同志,然后每天都跟着附近小花园的老大爷打太极拳吗?

 

  想远了。安文逸摘下眼镜揉揉太阳穴,大雨丝毫没有停歇的趋势,他跟叶修报备了声,又跟陈果要了两把雨伞,就这么打着伞出门了。

 

  没走多远,安文逸果然在屋檐下看见了躲雨的乔一帆,应该是躲得及时,对方并没有被淋个通透。安文逸刚想上前打个招呼,就听见一声稚嫩的喵叫。

 

  乔一帆似乎也察觉到有人接近,转过身来,怀里果然抱着……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猫。

 

  “所以,你是因为发现了这只猫,才没回去?”屋檐并不大,站下两个人倒也足够,安文逸收起伞拿眼镜布擦拭溅到雨滴的眼镜。

 

  “嗯,是的。”乔一帆挠了挠小猫的脖子,“……它看着怪可怜的。”

 

  “带回去的话,老板娘也不让养吧。”安文逸凑近,这只猫还是幼崽,不是什么名贵品种,到也不怕人,正眯着眼睛享受乔一帆的抚摸。

 

  “你说的对。我也想过,先偷偷养一阵子,再给他找主人。”

 

  “你还记得,你的舍友就站在你旁边吗?”

 

  “额……哈哈,所以,我,我也就是想想。”乔一帆的声音越来越小,不好意思地脸都有些发红。

 

  “就算我愿意帮你,这个训练强度,咱们也没空照顾它,总归还是需要老板娘帮忙的吧。”安文逸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冲,便放软了语气。

  对于乔一帆,安文逸总有种微妙的感觉,倒不是对这个室友有什么不满,乔一帆不管是队友还是舍友都算得上出色,不过他总给人种谨慎得过了头的感觉,太过客气的结果往往反而少了些同辈人的自在与亲近。这样比起来,与包子和罗辑的相处倒是更舒服些。

   然而安文逸也清楚,赛场上的乔一帆又是另一番样子,一寸灰在经历了磨砺与历练后愈发果决,控场的及时,施展鬼针的精准,这些都为兴欣带来了一次又一次的胜利。安文逸曾经偷瞄过乔一帆使用鬼剑时候的样子,那时他整个人就像只蛰伏的兽,唯有眼睛散发的光芒亮得蜇人。

 

  所以,乔一帆难得对荣耀以外的事物表现出兴趣,安文逸还是觉得挺意外的。

 

  “总归还是得让老板娘知道吗?”乔一帆无奈地叹气,“我怕麻烦到她。”


  “可是,就这样让你把小猫丢在这儿,你也不愿意吧?”安文逸翻了翻旁边的购物袋,从里面掏出两张宣传单铺在地上,然后坐下,“我们一起先想想办法。”


  “诶,嗯,好,谢谢你,文逸。”乔一帆也跟着小心坐下,小猫打了个哈欠,似乎是有些困了。

 

  “不用,就当是你买了牛奶的谢礼吧。”

 

  “啊,我之前看冰箱里正好没有存货了,你喜欢的牌子兴欣网吧旁边的那家小店里没有吧。”

 

  “你记得真仔细。”安文逸笑笑,“好啦,咱们还是快点想这个小家伙的事情吧。瞒老板娘肯定是不可能的,把它带回去也要有个借口呀。”

 

  “我回去问问网吧的人,或者做个传单,问问有没有人愿意收养它?”乔一帆思索片刻说道。

 

  “嗯,这个可行。这只小猫还小,吃得了猫粮吗?是不是还要买点它的专用粮食什么的?”

 

  “拐角那个路口有个宠物店,我想把买的东西拿兴欣之后就去那边转转。”

 

  “成。等雨小点儿就直接去吧,我帮你拿东西,咱们先把东西都买完了,先斩后奏,老板娘说不定就不能说什么了。”

 

  乔一帆微微睁大了眼睛,有些吃惊地看着安文逸:“没有想到你……你……”

 

  “天天耳濡目染叶修他们,心不脏都不行啊。不对,我还不是为了你啊。”安文逸没理会乔一帆的视线,而是犹豫地向迷迷糊糊的猫仔伸出了手。

 

  安文逸小时候曾经被猫抓过,这虽然没让他怕猫,但多少还是留下了点心理阴影,不过见乔一帆和这只猫这么要好,他还是有些羡慕的。

悬在半空有些颤抖的手突然被另一只手盖住,再之后安文逸感受到的就是不大不小的力度和幼猫猫毛柔软的触感。

  “别怕,它不会伤害你的。”

 

   直到乔一帆的声音响起,安文逸才发现自己的手正被对方握着,然后他们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一下下抚摸着小猫。

 

  两个男的这姿势……有点耻啊。

  安文逸有点囧,暗自说服自己别想太多,结果发现脸上的温度越来越烫,连耳根都好像烧了起来。

 

    幸好乔一帆没有注意到安文逸的窘状。乔一帆的指尖有些凉,掌心却很暖,食指和中指上还有层薄薄的茧,就是这样一双手,操纵着一寸灰,画下一个个鬼神盛宴。

    安文逸突然发现乔一帆其实和自己一样,他们普通而平凡,不是被人倾慕的天之骄子,所以只能凭借着努力前进。他们都有缺点,总会有些自己怀揣着不好跟他人诉说的心事,可是也会希望拥有同伴,体会比肩而行,共同取得胜利的喜悦。

    安文逸想起,乔一帆曾在庆祝会上自嘲,说以前在微草他就像个小透明。

    可不就是小透明吗,看不见的努力,看不见的温柔,看不见的体贴,等到真正意识到时,才发现整个人都被包裹进了这个透明温暖的圈。

 

  “在想什么呢?”

 

  “没,我在想,和你成为队友,真是太好了。”

 

 

    尚未明白安文逸的话,乔一帆还来不及追问,突然听见童声由远及近的呼唤。

  “小乔!小乔!!”

 

  乔一帆第一反应就是带上帽衫的帽子,安文逸也连忙掏出口罩戴上,后来两人对视一眼才发觉不妥。这声音怎么听也就像是个小学还没毕业的孩子发出的,人家才这么小,怎么可能会称呼乔一帆为小乔。

 

  这时候,乔一帆怀里的猫似乎是听见了响动,挣扎了下就跳出了乔一帆的怀抱,然后在一个跑得气喘吁吁的少年面前听下,软软地喵了一声。

 

  少年更加激动了,一把抱住猫,不停地叫小乔小乔。

  真相大白后,兴欣的两人才为自己的反应过度感到尴尬,好在彼此都是同胞,谁也不能笑谁。

 

  送走了少年,雨也快停了,两个人就各自拿了一半都东西打着伞会兴欣。

  安文逸回想起自己和乔一帆关于小猫去留的一系列对话,到头来却是白费功夫,不觉感到有些心累:“咱们根本是无用功嘛。”

 

  乔一帆盯着安文逸微皱起的眉,不由自主地轻笑出声:“我倒觉得……并非无用呢。”

 


  FIN

—————————————————————————

起名废你们懂的,认真你就输了╮(╯_╰)╭

p.s.这是蠢利菲(微博ID:Lovely-Rifi)画的插图。。。抱着小乔的一帆︿( ̄︶ ̄)︿真是越看越娇羞(掩面)



评论
热度(29)

© 十九夜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