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弹丸,沉迷狛日(all日),创创是天使
其余:
刀剑乱舞系列 石青
家庭教师系列 骸云 纲R

【家教同人/纲R】杀手的爱情长跑

*cp为泽田纲吉X里包恩

*剧情死掉了

*文笔死掉了

*原著设定死掉了

*不过玩花语梗玩的很开心

 

  里包恩今天的心情并不好,这要归咎于昨天晚上的梦境。梦里面泽田纲吉就在一片漆黑中背对着自己站立,他手里的油灯小幅度的摇晃着,连带唯一的那片暖暖的光源都摇摇欲坠。而自己居然……就这么又傻又呆地盯着这个画面盯了一夜。

  

  起床,叠被,拉开窗帘,洗漱,下楼。

  在将近十年的时间里,里包恩即便早就恢复了被诅咒前的样子,但那些在婴儿时期形成的习惯,他也没有刻意去改变。

  比如规律的作息,和式的三餐,以及有另外一个人存在的房间。

 

  按理说,在阿纲正式继任彭格列首领后,里包恩和九代首领的契约就算完成,他也该功成身退。可是显然泽田纲吉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印着十代首领独有火焰的牛皮纸上用蹩脚的意大利文写着新的任命书,不过这次的身份不再是家庭教师,而是家族顾问。

  绕来绕去回到了原点,然而委托者却换了个人,里包恩扫过最后几行有关报酬的内容,轻笑道。

 “……彭格列一半的控制权和控股权,泽田纲吉你好大的嫁妆。”

  被桌子上的文件挡住半边脸的十代首领回以柔和的笑容:“是聘礼。”

 

  除了当事者的两个人外谁也不知道事情最后是如何收场的,等到忠心耿耿的岚之守护者听到打斗声冲进来后,只看见千疮百孔的办公桌和镇定整理衣领的自家首领。

 

  头顶的死气之火缓缓熄灭,泽田纲吉弯腰捡地上散落一地的文件。平静地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如果忽略掉他眼角的淤青的话。

 

一边是尊重惯了的导师里包恩,另一边是宣誓绝对服从的十代目,狱寺也不好说什么,只得压着满肚子疑问帮忙。

  这时候,狱寺发现了夹在文件的白纸中格格不入的任命书,死气之炎依旧燃烧着,但在右下角多了两个新鲜的弹孔。

 

  “唔,好歹是签字了。”

  泽田纲吉小心翼翼地拾起牛皮纸,将它放进早已准备好的画框中,珍重地挂在了墙上。

 

  第二天,里包恩以家族顾问的名义上班了。没过几天,泽田纲吉名正言顺地运用家族首领的特权住进了里包恩意大利的家,其条件是承担所有家务。

 

  对于泽田纲吉的举动,里包恩虽有些不解,但也懒得细想,姑且归结为学生抖M的习性已经养成加还没断奶离不开娘。既然他领了工钱那就尽好本分工作,这是杀手的原则和美学。

 

  当然,尽责是一方面,像岚守那样天天勤勤勉勉按时上下班堪称劳动模范,毕竟不是里包恩的风格。

  所以,大多数时候,里包恩起床前泽田纲吉已经出门。不过阿纲充分继承了其母亲的优点,每天的桌子上都摆着做好的早餐,附加一个便条。

  偶尔会有工作方面的询问,可更多时候还是些琐事,比如有时是今天的早饭容易凉记得热下再吃,有时则是提醒出门带伞,甚至是拜托里包恩买晚饭的材料。

  ——生活气息满满,被泽田奈奈照顾习惯的里包恩倒也不觉得违和和讨厌。

 

  恰逢里包恩心情好的日子,泽田纲吉也能有幸品尝里包恩下厨做的菜。

  在一个人独自生活的时候,里包恩很多事情都亲力亲为,包括系着围裙进厨房。柴米油盐酱醋茶看上去与最强杀手格格不入,然而杀手也是人,也需要过日子不是?

  但是,在里包恩做出一桌色香味俱全的中国菜后,泽田纲吉确实震惊了好久。

 

  这里就不得不提到另一个人——同样是彩虹之子的风。

  按里包恩的话来讲,他对风是一见钟情。

初次见面的时候,那个人不过就是有礼貌地抱拳。然后柔柔一笑,漫山遍野的桃花就都失了颜色。

  明明不过是抹温润的浅笑,里包恩偏偏感受到了灼灼其华的风貌。

 

  其实这份感情里包恩并没有藏着掖着,说是自我感觉优越也好天不怕地不怕也罢。相处的日子没过多久,在有天喝茶的时候里包恩就对风表达了自己的感情。

  反正都是男人,遮遮掩掩地没必要,黑手党最大家族彭格列首领也要敬畏三分的最强杀手,自然也没人敢说闲话。哦,东西方不同的生活习惯倒是个问题,不过没关系,这都可以慢慢来,就像他可以慢慢喜欢上风泡的茶。

  

  风斟茶的姿势和往常一样,开口的语气也同样如涓涓流水。只是内容,带着泰山般不可撼动的坚定。

  关于这件事情,请容我拒绝。

 

  那说说理由呗。里包恩同样不急不恼,慵懒散漫地问道。

  风和里包恩讲了一个人。

  她是个平凡的东方少女,没有倾国倾城的容貌,也没有声名显赫的家事,就是眼睛大大的,笑起来有酒窝的普通女孩子罢了。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女孩子,却让风钟情了多年,纵使少女因病去世,魂魄早已走过忘川,风依旧无法把她从记忆中抹去。

  风伸出左手,翘起尾指说道,在中国,每对爱人的小指都是被红线连接的,这些都是上天注定。所以,即使和我连接的那个女子已经去往了那个世界,红线的那端也早就容不下别人。而那个与你相连的人,你也还没遇见。

 

  红线的誓约,一辈子只有一次,也只能给一个人。唯有走过奈何桥,喝尽孟婆汤,进入下段轮回,这份情缘才会消失不见。

  里包恩轻笑,那你这辈子就这么过了?

  风点头,我会守着好好活下去这个约定,好好度过她来不及享受的时光。

 

  逝者如斯,里包恩不信神佛,他手下的亡魂无数,若是死者拥有灵魂,也该吵得自己每晚不得安宁才对。可是既然风那么选择,里包恩也愿意尊重,没有丝毫犹豫与不舍。

本身感情不过就是图个你情我愿,他还没丧心病狂到逼良为娼。

  只是那一刻,里包恩突然感到有些遗憾,遗憾自己没能早点认识风,见见那个他口中的那个平平凡凡的女孩子。

 

  直到多年以后,里包恩再见到风。风身边多了位说不好日文的杀手少女,自己身边亦多了泽田纲吉。

  处理完了诅咒的事情后,里包恩和风又聚起来喝茶,犹如多年不见的知己好友。

  里包恩打趣道,你做了师父我也成为了家庭教师,倒也还算相似。

  风意味深长地笑,中文说起来字正腔圆,你上一个加百列的徒弟或许与我还可以算是相似,这个徒弟却不能这么说。

  毕竟我对一平,只有师徒,父女之情。

  而你对泽田纲吉的情谊,远非如此。

 

  风就是这样,表面看似温温柔柔人蓄无害,揭伤疤这种事偏偏做得一针见血,毫不留情。

 

 

  里包恩走进彭格列,推开首领办公室的门,预料之中见到泽田纲吉表面从容不迫,实际忙得焦头烂额。

  最强杀手自认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情窦初开的少年,他偶尔也想过,或许冥冥之中真有所谓的因果报应,自己这辈子杀孽太多注定孤独终老不得善终。

  

  不然为什么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却喜欢上了泽田纲吉这个废柴。

  废柴归废柴,奈何人家还是个直的,且已有了心仪的对象。

  他与他之间的关系,可以是师徒,可以是友人,可以是目标与追逐者,甚至可以是严厉的长辈和不断成长的稚子,唯独没有恋人这一选项。

  自己看着阿纲成长,又怎么会不明白小小少年心底的那些懵懵懂懂与弯弯绕绕。

  

里包恩想就这样吧,以家庭教师的身份守着他,姑且顺理成章地呆在他身边,等哪天少年羽翼丰满,自己再从泽田纲吉的生活中慢慢抽身。

 

  然而战斗接踵而来,黑手党的华丽轻纱层层剥开,暴露出内里的血腥与黑暗,泽田纲吉跑得跌跌撞撞,速度却不能慢下分毫。因为阿纲清楚地知道自己和同伴的性命都被无情地甩在圆桌之上,豪赌已开。

  阿纲的眼底清明,光芒犹在,只是眉宇间的阴霾,笑容里的假象却让里包恩有些看不透了。

  作为教育者而言,他应该是乐于这样的,没有人会嫌弃孩子过快的成长。可是带着点私心,里包恩又觉得泽田纲吉桌子上堆得像小山一样的文件格外碍眼。

 

  面对这些,十年后的泽田纲吉态度永远良好。

哦,十年前的我可能会排斥这些吧,但是经过那么多事情之后,我觉得,现在这样的情况已经是最好了。

你看,我能够掌握的东西有很多,也能尽我所能地保护那些重要的人。

 

  幼苗成长的如此之快,仅仅是十年光阴,便已长成参天大树,荫庇家族。

 

  泽田纲吉一抬头就发现黑洞洞的枪口正指着自己,不禁觉得好笑又无奈。当下情形他在学生时期经常体验,虽然之后研究出了自动进入死气状态的药物,现在的自己也能两种状态切换自如。可是这样被里包恩拿枪对着,居然有种莫名的怀念感。

 

“勇气可嘉,不过警惕性是负分。”里包恩收枪,这个举动不过一时心血来潮,他也懒得向泽田纲吉解释什么。

 

“因为里包恩你完全没有杀气啊~”阿纲半认真半无奈地叹气,视线回到手里的文件上,“早上的蛋卷会不会有点甜?”

 

“还好。你换了另一个牌子的砂糖?”

 

“哦,那个,之前的正好用完了,山本说那个牌子好就用了。不过好像不小心放多了。”

 

“唔,今天的蛋卷到更偏向你母亲所做的味道,虽然有些甜。”

 

“这样啊,那要好好感谢山本了。”

 

六道骸推开门时,听见的就是彭格列最高的两位领导人家常到不能再家常的对话。

 

“二位倒真有闲情逸致啊,不过这样假公济私真的好吗?”

 

  泽田纲吉微笑着接过六道骸交上来的报告,对于酸溜溜地挖苦讽刺一律采取无视态度。里包恩则是倚着窗台,慢悠悠地打了个呵欠。

  简单敷衍地汇报了任务,六道骸准备甩手走人。阿纲不急不恼,说了句帮我把任务交给云雀学长吧,就成功让已经把门打开一半的骸回到原位。

 

 “等等等等泽田纲吉,让云雀恭弥出这么危险的任务也就罢了,这五人份的文件夹是怎么回事?就算他是个工作狂人,你也不能这么……”

 

 “哦,那分别是云雀学长,山本,狱寺,了平大哥,还有你的任务。反正给一个也是给,麻烦你也送去给其他人吧。”泽田纲吉揉揉眉心,对骸摆摆手道。

 

 “平时负责传达任务的忠犬呢?”

 

 “狱寺的话,山本说他感冒发烧了。”

 

  六道骸还想抱怨什么,被里包恩一把拉住后领往外走。临走前,里包恩回头对泽田纲吉道:“好久没见他们了,我去看看。”

 

  泽田纲吉也没阻拦,大概是想起之前拜托骸送东西结果雾守转手就忘的黑历史。即便比任何人都深知里包恩的能力,还是习惯性地说出了路上小心。

 

  里包恩并非讨厌和泽田纲吉的独处,换做平日,即使和泽田纲吉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上整天,他也不会腻烦。只是六道骸的出现让里包恩想起了今早的梦境,而找六道骸发泄不满,则是他最近养成的习惯。

 

  身为同道中人,里包恩始终觉得六道骸的对云雀那点纠结实在太小家子气,简直就像没谈过恋爱的小伙子,青涩幼稚到极点。

说来好笑,让六道骸扭扭捏捏那么多年,始终迈不开下一步的,归根究底是他对云雀的愧疚。

  是的,那个灭了众多黑手党家族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人,竟然愧疚了。

  

  ——不过就是用了点下三滥不入流的手段,把人家肋骨打断了脸打肿了内脏出血了吗。小孩子道个歉就什么都解决了,其实我觉得你陪云雀打一架反而更能刷好感。

  ——你没资格说我,阿尔克巴雷诺。据说泽田纲吉的追求者又增加了,这是第几个家族的小姐了呢?

 

双方都是聪明敏感的人,也多少知晓对方心底隐藏的那些说不出口的心思。

  就因为有些相像,所以看对方越发的不顺眼,互相捅捅伤疤戳戳痛脚倒也乐此不疲。

 

  里包恩暗叹自己真是和阿纲相处太久了,连带智商都被拉低,居然也开始幼稚起来。

  说到底,他还是羡慕六道骸的。即便雾守云守的情商和战斗能力都成反比,两人间多年来的追逐与反追逐的感情也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

就是有这种笨蛋情侣,身边人都想问你们还没交往吗,当事人偏偏当局者迷。他懒得当那个助人一臂之力的丘比特,但是里包恩也清楚,六道骸和云雀总归会走到一起。

  而他与泽田纲吉的可能性,近乎为零。

  

  只是哪天,如果真的收到泽田纲吉婚礼的请柬,不知道自己是会以前家庭教师现门外顾问的身份出席,还是就此消失在那人视野之中。

  虚假的祝福还是免了,贺礼的话,他所能做的,也仅仅是保这一方平安罢了。

 

  几个守护者住的并不近,兜转了一圈天色已晚,六道骸碎碎念道时候不早你也该回了不然彭格列首领又该如何如何。

  里包恩不屑嗤笑,也不说话,就盯着六道骸手中剩余的两份文件夹看。

  事实证明姜还是老的辣,骸在对视中败下阵来,有些无奈地说没错我现在去找云雀恭弥那家伙,唔只是一起吃晚饭而已他喜欢我做的汉堡肉,不对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个。

 

  里包恩嫌弃地挥手,示意六道骸你可以走了。他并没有把对风的感情带进拥有相同容貌的云雀身上,而今天一路对骸的挖苦让里包恩的负面情绪消去大半,所以就决定不去掺合两个恋爱白痴的约会。

  况且,今天他也有更重要的事情。

 

  实际上,有邀约的并不只是六道骸一个人。在今早的便签纸上,泽田纲吉就表明了和里包恩共进晚餐的意愿。

  虽然同居了这么久,但是由于黑手党工作应酬的原因,泽田纲吉和里包恩每次一起吃晚饭都需要提前约好,安排时间。不过这种情况大多是在些特殊的日子,比如节日或者对方的生日。而由于双方生日只差一天,两人一般都会在里包恩生日那天喝酒到零点,然后默契的碰杯,庆祝彼此生辰共用的那一秒钟。

 

  其实里包恩从出家门时就在想,今天是什么日子。

  既非节日,也非生日,他甚至想到了并盛中学的校庆,可惜也不能对上。

  路过平时回家的小巷,夕阳西沉,火烧云红得旖旎动人,这个时点的西西里人并不多,只余下少年打闹时传来的嬉笑。

  里包恩猛然想起今天对于他们彼此的涵义。

 

  小春曾经做过彭格列家族采访,问题只有一个,就是让你最感动的事情是什么。家族成员的回答依次如下:

 

  雷之守护者蓝波:不管是小时候的我还是现在的我,都被大家很好地照顾着。

  晴之守护者笹川了平:现在的女朋友答应我极限的告白了!

  岚之守护者狱寺隼人:每次因为家族事务熬夜,某个棒球笨蛋不管多困,都会陪我。

  雨之守护者山本武:每次陪他熬夜之后的清晨,他都会笨手笨脚地泡上杯我爱喝的清茶。

  云之守护者云雀恭弥:出狱之后乖乖跑来给我咬杀。

  雾之守护者六道骸:有只小鸟,执着地追了我很多年。

 

  十代首领泽田纲吉:遇见了那个,改变了我一生的人。

 

  ——而十年前的今天,正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日子。

 

  

  里包恩推开家门,屋里没开灯,脚边倒是摆着两排小型蜡烛,一路延伸到站在桌子旁的泽田纲吉脚下。

 

“其实比起烛光晚餐,我更能接受停电这个解释。”里包恩换鞋,慢悠悠地走向泽田纲吉,还不忘环顾四周多出来装饰的深红色花朵。

 

“我问了小春和京子的意见,她们说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如果能搭配烛光晚餐,成功率会更高。”

 

“呵,真是巧遇。”里包恩从衣袋里拿出手枪,对准阿纲眉心,然后扣动扳机。

 

  一朵白玫瑰在阿纲眼前悄然绽放。

  泽田纲吉失笑,伸出左手微微用力,折下从枪口冒出来的玫瑰。背在身后的右手则将藏起来的花束递到里包恩面前。

 

“谁说不是呢。”

“这和房间里多出来的花是一样的吧。玫瑰?蔷薇?”

“蔷薇。深红蔷薇。”

“那么,收拾工作就交给你了。”

 

FIN

——————————————————————————————

白玫瑰的花语是我足以与你相配

深红色蔷薇的花语是只想和你在一起

私认为,非常符合那俩人的告白性格~\(≧▽≦)/~

由于写这个故事的时间拖得比较长,所以我在写的过程中构思的最终结局也是在不断的变化的。中间曾几度想后妈一把,虐虐我的本命里包恩,写个暗恋首领但求不得的故事。没错,我连里包恩收到泽田纲吉寄来的婚礼请柬这样的剧情都想好了!可惜(?)还是亲妈附体,给了这样的结局。而既然已经决定是HE,那就完结在最幸福的时点。

最后,既然上篇骸云文里卖了纲R的安利,这篇纲R文就卖卖骸云的安利好了~

 

说到底,写这篇文的初衷,不过就是由于看到了下面这句话。

 ——人的一生会遇到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


评论
热度(33)

© 十九夜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