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3ds和基三,随时会失踪,谨慎关注。
顺,求一个和我一起玩火纹的好友,你想要啥我给你写啥QAQ

【狛日】INTERVAL

*一个短篇




 


    狛枝凪斗最近很苦恼。究其原因,可以归结为心仪之人近日里来表现出的反常。


    狛枝和日向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在高中时期又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恋人,按理说对彼此而言应该是最熟悉不过的存在。


 


    但是从一周前开始,日向创对于狛枝的态度就变得奇怪起来。他开始有意无意地回避狛枝的接触,甚至连目光的交汇都会可以避开。




     虽说他们认识的时间很长,但真正交往的时间尚不到一年,明显还处于热恋时期,就连性有关的经历都还不足二位数。且狛枝扪心自问,自己最近并没有做什么让日向不愉快的事情,因此对于日向的态度是百思不得其解。


    


    “所~以~说~~到底是为什么啊。我做过让日向君烦恼的事情吗,可以的话,我希望他能直接告诉我啊~”狛枝趴在左右田的桌面上哀嚎。


 


    “哈?这种事你去和当事人抱怨好不好,快点把桌子还给我。”左右田望着自己桌子上被狛枝压褶的书本一脸黑线。


 


    狛枝死死地把住桌子:“无情无义的左右田君,你这样是交不到女朋友的。”


 


   “哼,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哦!”


 


    “好了,狛枝你就别欺负左右田了。”九头龙实在看不下去,加入了二人的谈话,“说起来,日向对其他人的态度也没有什么变化。所以问题只可能出在你身上吧,就像左右田说的那样,你去和日向好好谈谈嘛。”


 


    狛枝撑起身,长叹口气:“话虽如此,可是日向君现在一见我就是那样的反应……”


 


 


    狛枝话音未落,日向和小泉刚好推门进来,日向的笑容在视线接触到狛枝的瞬间后凝固,然后以比平时都要快上许多的速度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气氛骤然尴尬,左右田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左右田:“狛枝,你,你这家伙不会是把日向给强上了吧?”


 


    狛枝:“那种事,我早就做过了。日向君并不是现在这样的反应啊。”


 


    左右田:“哦是吗那就好……不对你在心平气和地说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啊!!?”


 


    九头龙内心:我现在退出这段对话还来得及吗?


 


 


    回避是最折磨人的刀,比起侮辱谩骂都要让人难以忍受,更何况,是来自心爱之人的忽视。


 


    狛枝回忆日向改变的那个夜晚,他悄悄翻进早已熟睡的日向君的房间(反正对方已经习以为常了),倒也没想过做什么,就是时隔几日惯例的共枕而眠。


    然而当晚日向君睡得似乎并不安稳,即使在睡梦中还能呼唤自己的名字着实让人欣喜,可日向君脸上的表情充斥着痛苦与悲伤。


 


    思索再三,狛枝叫醒了睡梦中的日向,得到的则是罕有的对方主动的拥抱。


     


 


    可惜剧情在此时急转直下,在第二天清晨,日向面对狛枝的态度就变得冷淡了起来,昨晚的亲昵举止仿佛就是黄粱一梦。


 


    


    ——是和梦境有关吗?


    狛枝走在回家的路上思索着,秋风萧瑟,身边少了个人让狛枝觉得更为冷清。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狛枝想。


 


 


    不给房间里的窗户上锁似乎已经成为了日向的习惯,即使房间的主人不止一次地警告过狛枝让他乖乖走正门。


    可惜被警告的对象仿佛爱上了“爬窗夜袭”的背德感,也正多亏了平日里的勤加练习,才能让狛枝在日向家大门紧锁时依旧能溜进对方的房间。


 


    正在对着书发呆的日向显然被不速之客吓了一跳:“你,你怎么来了……现在还是白天吧!!?”


 


    毫不隐晦的躲闪态度狠狠地刺痛了狛枝的神经,他像是发泄般“砰”一声将窗户关上,顺带把自己的犹豫与忐忑和秋日的冷空气一并隔绝在外。


 


    “日向君,如果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情,我先道歉。”狛枝一步步接近日向,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但是你能告诉我躲避我的原因吗?”


 


    “不,我没有躲你吧。”


 


    “有哦。”


 


    “没有。”




    “就有!!”




    “绝对没有!!”


 


    “啊啊啊,真是够了!!”狛枝实在受不了像小学生一样的对话,自暴自弃地把日向按在床上,“要是真不想说的话,那就做吧。”


 


    “什,什么啊?”事实上,狛枝的力气不大,但胜在不按常理出牌,所以日向连挣扎都忘记了。


 


    “不是都说身体反应是最诚实的吗。我已经受够了日向君躲我的样子了。就由我来让日向君的嘴里发不出除了呻吟之外的声音吧……”


 


    日向此时再怎么迟钝,也能感受到大事不妙了:“狛枝,你给我冷静一点。”


 


    “我很冷静哦,日向君~”狛枝眯起眼睛露出危险的笑容,身体挤进对方的双腿之间,抬起日向的右腿,然后隔着裤子狠狠地咬了一口日向的大腿内侧。


    既然你嘴硬得不愿倾诉,那我就用身体来询问个一清二楚吧。


 


    捕食猎物的豹子大抵就是如此,偏偏狛枝的举手投足又带着点骨子里有钱人家少爷般的优雅气质,即使对日向身体的渴求达到了极限,仍然能耐下性子把前戏做足全套。


 


    到了最后,反倒是日向被撩起来的欲火弄得燥热难耐,止不住地喘息与呻吟。


    没有办法,他们对彼此的实在是太过熟悉,而他们的身体又是如此契合,仿佛注定要融为一体。


 


    话语什么的,太过累赘与苍白。


    不如用手臂来拥抱,用嘴唇来亲吻,用心跳来诉说我对你的渴求与爱。


 


    日向在狛枝的爱抚之下四肢无力,瘫软在床,鬼知道不久前与自己同时脱处的对方在哪里掌握的这种技巧。


    结果在此时狛枝却突然停了下来,日向不知对方玩得什么花样,抬眼瞪过去却愣住了。    




    刚刚还在日向身上攻城略地肆意妄为的狛枝,突然之间换了一副表情。


    灰绿色的眼里噙满泪水,咬着嘴唇的样子委屈得像是被主人抛起的流浪小猫。




    滴答。


    泪珠落在日向身上。




    然后,狛枝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一滴接一滴地在他白瓷般的脸上滑落。




    日向这下彻底呆住了,他有多少年没见过狛枝这个样子了。


    谁能想到,当初那个喜欢跟在自己身后哭哭啼啼的可爱小鬼,能长成现在这样欠打的模样呢。


    直到狛枝发出类似于受伤小兽的呜咽,日向才慌忙地起身捧住狛枝布满泪水的脸:“狛枝,你哭什么啊?” 


 


    “日,日向君……”




    “嗯,什么事?”日向不由得放柔了语气。


 


    “你不要……躲着我……请不要……讨厌我……”


    哭泣的狛枝卸掉了自己的所有伪装,满满都是委屈和悲伤,日向本就不坚硬的心彻底软了,觉得这些日子以来的自己简直过分到了极点。




    “笨蛋,是,是我不好啦。”日向不得不承认,他对哭唧唧的狛枝根本没辙,“我怎么会讨厌你呢。”




    “那日向君,不会……躲开我了吗?”




    “不会了。”日向此时才发现,自己的躲避狠狠地伤害到了狛枝。




    “即使是,做,做这种事情,日向君也不会讨厌吗?”狛枝吸吸鼻子,用哭得红通通的眼睛注视着日向。




    日向投降般地把狛枝搂进怀里:“不会的。笨蛋。”


    结果,即使经历了这么多年,狛枝也一点都没有成长嘛。仍然是那个,如果自己走得快了把他落在后面,就会哭鼻子的爱哭鬼。


    认知到了这一点的日向,不由得把狛枝抱得更紧了些。


    


    “继续哭还是继续做,你选一个?”




    ——狛枝凪斗当然选择后者。




    


    …………




     一夜激情过后,二人从各种意味上都回归了平静,从窗帘的缝隙流泻的晨曦微光洒在身上,慵懒感油然而生。


    狛枝揉了揉日向意外算得上柔软的头发:“所以日向君,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


 


 


    日向睁开眼,发觉自己的装睡计划早就被对方看穿,不由轻叹口气,终于决定和盘托出:“我做了个梦。梦里的内容太过真实……所以让我有些混乱了,抱歉。”


 


    “是什么样的梦呢?”


 


    “梦中的我们被一个奇怪的布娃娃关在的孤岛上,然后被迫进行着杀戮的游戏,只有没被任何人发现,成功作案的凶手才能离开座岛。”


 


    “唔哇,类似是大逃杀那样的?”


 


    “也不太一样。反正很多事情都脱离了现实。奇妙的是,里面大多都是我认识的人,咱们的同学什么的,但大家又和现实中存在着微妙的区别。哦对了,在梦里,所有人似乎都不认识彼此……就连你也……呜哇,狛枝你怎么又哭了!!”


 


    “可,可是,不认识日向君什么的,总觉得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啊。”狛枝接过日向手忙脚乱递过来的纸巾,擤了擤鼻子。


 


    “就是猜到了你会有这样的反应,我才不想告诉你。”日向有些头疼地继续说道:“而且在梦里你给人的感觉也不一样,还有就是几乎所有人都拥有过人的天赋,被称为超高校的才能。”


 


    “还真是中二感爆棚的才能诶。”狛枝把纸巾揉成团子。


 


    “你闭嘴安静听我说。总之,就是各种各样的才能,你的话是超高校级的幸运,而拜那个能力所赐,你的性格可以说糟糕透顶了。”日向拿走狛枝手里的纸团,扔进床边的垃圾桶,又枕回狛枝的肩膀,盯着房间顶部的灯喃喃自语道,“不过吧,即使是哪样的你,我果然还是……”


 


    狛枝泛红的眼睛突然迸发出耀眼的光芒,一把抓住日向的手,兴冲冲地问道:“你还是什么?日向君果然是喜欢我的吧!即使是我变成人渣垃圾厨房里的蟑螂,日向也会喜欢我的吧?”


 


    “嗯,是啊。”日向露出投降的微笑。


 


    出乎狛枝意料的是,日向这次并没有别扭地岔开话题,而是认真地回握住了自己的手给予了正面而坚定的回复。


 


    “那你呢?”


 


    “诶?”


 


    “如果我的记忆没错的话。在梦境中,我并没有才能,只是依靠捐款才和你们上了同一所学校,甚至连班级都是和你们不同的预备科。不仅如此,还谎称是失忆欺骗了你们。如果是这样的我……你……”


    日向的声音越来越小,在梦境中狛枝的眼神太过冰冷,知道真相时狛枝态度的转变与嫌弃的话语令自己几乎无法呼吸。所以即使噩梦醒来,日向依旧害怕面对狛枝。梦境留下的阴影不知不觉间形成了未知的创伤,就连碰触都觉得生疼。


 


 


    说到现在,狛枝总算明白了日向的症结所在。


    居然会因为一个荒诞的梦而纠结至此,该说他单纯呢,还是可爱呢?


 


  


    狛枝让日向面对自己,然后一字一顿地说:“不管是什么样的日向君,我都最喜欢了。”


    因为吸引我的,并不是什么才能,而是日向创这个人本身啊。


 


 


    不论是共同经历了十年时光,对彼此的喜恶早已了然于胸的我们。


    还是仅仅刚刚接触了没多久,却在绝望的困境中苟延残喘的我们。


 


    狛枝凪斗都注定会爱上日向创的。


    这大概就是人们所说的命运吧。


 


 


 


    日向突然觉得自己的鼻子也跟着酸涩起来:“你偶尔……还真是会说出了不得的情话啊。”




    “好过分啊日向君,明明都是真情实感。”


 


    狛枝轻声笑了笑,宠溺地把恋人拥入怀中。


 


 


 


 


    睡美人被王子唤醒,得到了爱的誓言,最终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如果是童话故事,于此止笔才是圆满的happyend吧。


    但在残酷的现实之中,或许王子,才是那个用甜美的梦境将公主困于荆棘之堡的人。


 




    狛枝侧过头,望着房间里本应空无一人的角落,露出这个世界的日向创从未见过的,得意而轻蔑笑容。


 


    




    真是了不起,居然能够侵入到这里。看来对你而言,日向君也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但仅仅是作为看客的你,又能做些什么呢?


    不如说,你就连参与进这段故事的资格都没有哦。


    苗木君。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咳咳,大概就是……日向进入了狛枝的精神世界想要拯救他,但是反被绝望势力下的狛枝控制洗脑这样的故事。(估计不解释的话没人能懂_(:з」∠)_)


 


虽然是双箭头,但是emmmmmmmmmm


 


反正,这俩幸福就好,你们说对不对?【极速遁走】




 



评论(6)
热度(160)

© 十九夜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