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弹丸,沉迷狛日(all日),创创是天使
其余:
刀剑乱舞系列 石青
家庭教师系列 骸云 纲R

【狛日】SECRET

 

*预备学科创和本科狛枝背着大家交往这样的故事

*并没有绝望势力,私设如山

 

 

A面.狛枝凪斗

 

    狛枝凪斗认为日向创是一个很麻烦的人。

    非常麻烦。

 

    五月过后往往便是让人感到烦闷的梅雨时节。

    明明上午还是晴空万里,吃过午饭后便淅淅沥沥地开始下起小雨,等到放学铃声响起,大雨已呈倾盆之势。

 

    狛枝本以为自己没带雨伞,却在背包的底部发现了把墨绿色的折叠伞,好在田螺姑娘的身份并不难猜,答案可谓是昭然若揭。

 

    和同班同学礼貌性地道别后,狛枝并没有走出校门,而是转了个身直奔预备科的教学楼,虽没有事先邀约,但凭借自己的幸运他大概能见到想见的人。

 

    ——果然。

    狛枝望着不远处的背影心想,不自觉地稍稍加快了脚步。

 

 

    日向创在大雨中孤零零地站着,笔直的黑白西装校服紧贴在身显得他比平时还要瘦削。估计淋雨的时间也长,日向的脸色可以称得上苍白,在发现狛枝后,波澜不惊的脸上才露出了一丝微笑。

 

    “啊,你怎么来了?不是很讨厌预备科吗。”

 

    “比起这个,你现在又是什么情况?”狛枝走过去,用伞遮挡住日向的头顶,他的伞并不算小,将将可容纳两人。不过显然为时已晚,此刻的日向创与落汤鸡毫无两样。

 

    日向弯腰捡起地上混着泥泞已经有些残破的白伞:“稍微,觉得有点可惜。”

 

 

    狛枝稍稍回忆了下,地上的伞和自己手中的伞应出自同一家便利店,是他和日向前几天一起买的。现在看来,估计是被他人人为弄坏的吧。

    校园霸凌吗?

 

    狛枝对此到丝毫不会感到意外。

    日向创在预备学科中本就是与众不同的存在。预备科的学生多是没有才能但家财万贯的孩子,他们通过提供资金交换希望之峰学园的声誉,双方互惠互利,混沌度日者自然大有人在。

    但日向偏偏对本科的学生们抱有非一般的执念,认真得反而不像是预备科的学生。当所有人都不努力时,努力的一方反而成了羊群的黑羊。排除异己是人之本能,更何况是自尊心极高的富家子弟们。

    只是……

 

    “他们也太幼稚了点。”狛枝嗤之以鼻。

 

    日向不急不恼,用手背擦掉淌到额前的水,拿出手帕将断掉的伞骨捆牢:“习惯就好。”

 

    狛枝有些惊讶日向泰然处之的态度:“真冷静呢。”

 

    “反正他们幼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日向说这句话时轻描淡写,仿佛在陈述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


    有时狛枝觉得日向创体内绝对存在两种人格,此时的日向像是一潭死水,游离于他人之外冷眼旁观,似乎任何事物都提不起他的性质。可在初见之时,那人的眼睛却如郁郁青草生机勃勃且闪闪发光。

 

    狛枝见雨势渐小,干脆把伞收了起来,然后将空出来的手伸到了日向面前,“反正也湿透了,我们跑回去吧。”

 

     日向创的眼睛很明显地亮了,随即露出了狛枝所熟悉的,微微皱起眉头的笑容:“什么嘛,像傻瓜一样。”

 

    随即紧紧地握住了狛枝的手。

 

 

    雨天奔跑说来浪漫,奈何病魔往往不解风情。

    于是乎,如同所有漫画的情节展开般,日向创由于淋雨感冒了。

 

 

    狛枝顺理成章地请了双人份的假,在家照顾病号。不过日向只是发烧,狛枝所做的事实在有限,只是帮日向换换冰毛巾和喂他吃药而已。

    

    日向创大半的时间睡得昏昏沉沉,狛枝就找了个软垫坐在床边看教科书,顺便从书桌上拿了根水笔画重点。

 

    说到底他们都还是学生,况且下周还有个大考,狛枝可以不在意成绩但日向不能。学校对本科学生的放任向来不适用于预备学科,而日向创向来又是极为认真的人,病好之后的第一件事估计就是去补落下的课业。

    好在二人学习成绩本就不差,加上狛枝划的重点基本百发百中,足以应付各种考试了。

 

    翻着翻着翻到一页书签,是用樱花花瓣手工压制而成,估计是美术课的作品。有时即使是狛枝也会苦恼,日向对樱花的感情到底是喜欢还是讨厌。

    衣服(内裤)有好几件印有樱花图案,最讨厌的东西却是樱饼。

 

    据其本人所言,是不习惯樱花的味道,对樱花本身倒抱有了一定程度的喜爱。这也算是只有狛枝知道的小小细节。

 

    说起来,也是在樱花漫天的季节里,狛枝问日向要不要交往。毕竟对方的一举一动都散发出“我喜欢你”的气息,明里暗里对狛枝百般照料,百炼钢亦化作绕指柔,狛枝虽然个性奇怪,到底不可逃脱凡人之列,自欺欺人地在心里安慰自己与预备科交往的不幸能为他带来更大的幸运,却没发现自己隐藏在兜里的颤抖指尖。

    那时日向的眼里像是所有的樱花一起绽放了,满脸通红着点头的样子郑重而小心,反倒把狛枝也弄得害羞起来。

 

 

    思及至此,不管是三角函数还是等差数列狛枝通通无法再看入眼。

    狛枝起身摸了摸日向的额头,滚烫的温度似乎总算有所下降,他无意识地轻呼口气,顿时也感到有些乏累,干脆蹑手蹑脚地爬上床,直接把日向抱进了怀里。

  

    啊啊,真是太麻烦了。

    所以说,快点好起来吧,日向君。

 

 

 

    B面.日向创

 

    日向创觉得狛枝凪斗是个奇怪的人。

    很奇怪。

 

    日向创第一次见到狛枝是入学没多久的时候。

    因为辅导员弄错了本科生和预备科的教材,所以日向被当做苦力帮忙搬书。踏入原本禁止预备科进入的区域时,日向承认自己有些小小的兴奋,不过表面上仍然故作镇定地低垂着头。

    谁曾想远远地瞥见一个形单影只的身影。顶着头像棉花糖一样的乱发,像个局外人般注视着不远处嬉戏的本科学生。


    明明他也穿着本科的校服,但是却像是故意孤立自己,不融入他人的圈子。

    可是那人的目光并不冰冷孤僻,相反盈满他眼眸的神情日向再熟悉不过了。

    那是名为“羡慕”的感情。

    明明穿着同样的校服,却自甘于游离之外,真是奇怪的人。

    

    “所以我,对你应该是一见钟情吧。”天台上,日向创举着金枪鱼饭团回忆道。

 

    “哈?外貌协会吗。”狛枝从塑料袋里拿出炒面面包。

 

    日向险些噎到,捶着自己胸口说:“什么啊,才不是。”

 

    “啊啦~~没关系哦,毕竟你只是预备学科嘛,肤浅一点我完全能够理解。”狛枝悠悠然拆开包装,“明明之后刻意制造了那么多蹩脚的偶遇,承认颜控也没什么好丢脸的吧。”

 

    “狛枝你……”

 

    “哟!你俩在这里啊!”左右田推开天台的门,略带惊讶地凑到二人中间,“真是难得一见的组合。”

 

    狛枝和日向对视一眼,笑着接话道不过是都选了天台作为午饭的地点。

    二人心照不宣地在其他学生面前隐瞒了彼此的关系,彼此均有自己的考量。不过日向本来就和以77期班长为首的本科学生们关系良好,所以一时也没被旁人看出端倪。

    偶尔日向和77期一同出游,他们也会装作不经意地走在队伍的末端,然后悄悄牵起彼此的手。

 

 

    “对了,你们要吃糖吗,我看口味还挺稀奇就买了。”左右田凑到两人身边坐下,从口袋里拎出两块粉色包装的糖果。

 

    “啊,谢了,左右田。”日向接过糖笑笑,两三口吃掉剩下的饭团,低下头撕糖纸,“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呢。”

 

    “嘿嘿……可是很风雅的味道,是樱花味的哦!”

 

    狛枝转过头,发现为时已晚,日向正好把糖果放入口中,脸都有些微微发青。可是对于左右田期待的眼神,温柔如日向显然不会把糖吐掉,只好含在嘴里,勉强挤出微笑。

 

    明明讨厌樱花味道的东西,还真的蛮拼呢。狛枝幸灾乐祸地想,伸出手指指向左右田的身后:“那边走过的,似乎是索尼娅同学。”

 

   “什么,哪里哪里?”左右田果然兴奋地跳起,背过身寻找女神的身影。

 

    日向转头对狛枝露出感激的眼神,正想把嘴里的糖偷偷吐掉,却被狛枝捏住了下巴。

 

    嘴唇的接触,舌尖探入,缠绕,离开,带走了嘴里困扰许久的樱花气息。

    

    …………

     

    “唔,根本没有嘛,狛枝你这家伙是不是看错了。”左右田寻找无果,灰心丧气地坐了回来,“呜哇,日向你的脸怎么突然红了?”

 

    “不,没什么。”日向后知后觉地捂住嘴,狠狠地瞪了事不关己的狛枝一样。

 

    狛枝凪斗,果然是奇怪的人。

 

    醒来时日向被狛枝放大的睡眼吓了一跳,大脑空白了几秒才慢慢回想起自己因为淋雨发烧的状况。

    狛枝睡得很死,连日向坐起身都未察觉,反倒是双手把日向的腰楼得死紧,差点把他勒得岔气。

 

    日向伸手去摸狛枝的头发,柔软滑顺,奶白色的尖端还透着些粉,偏偏所有者并不爱打理,连洗完澡之后都懒得吹干,所以总显得毛毛躁躁,倒是有点可惜了。

 

    其实日向并不是狛枝所想那般任人宰割。

    譬如此次风波发烧是预想之外,其他均是意料之中。

 

    日向创和预备科格格不入绝非朝夕之间,涂鸦的桌椅,丢失的体育服,室内鞋里的图钉,大大小小的恶意玩笑之下日向依旧健健康康,神采奕奕。

    他虽然懒得与预备科的学生计较,却也不难想象他们都会有何种伎俩,事实上往往日向不仅能从霸凌中全身而退有时还能够以牙还牙。

    

    但昨天在明知预备科的学生偷拿了自己雨伞的情况下,他并没有出手制止,而是选择了在雨中等待。

 

 

    而之后狛枝的来临可谓是人生中难得的惊喜。

 

    当然这些他都没有告诉狛枝。

 

    日向创是个卑鄙的人。

    以自己的遭遇作为赌桌上的筹码,搏在意之人少有的真情流露,他乐此不疲。

 

    时至今日,日向创也不能理解狛枝当时究竟为何告白。

    但是既然机会到手他便欣然接受,即使对方或许虚情假意他也乐得照单全收。

    毕竟,本科和预备科的云泥之别命中注定,他便享得这一时欢愉。

 

 

    狛枝的睫毛很长,嘴唇很薄,睡觉时喜欢抱着东西把自己缩成一团。

    这些都是他人不曾知晓的秘密。

 

    日向笑着弯下身,轻轻地,轻轻地亲吻狛枝紧闭的眼。

 

 

    FIN

————————————————————————

摸鱼作,想写的东西其实很多但是就懒得写(你)

大概想写一个,狛日两人表面交往,但实际上都觉得不是在交往的故事emmmmm

写了这么纠结的故事真是对不起×

(p.s.很喜欢有点小心机的创创)

 


评论(16)
热度(191)

© 十九夜火 | Powered by LOFTER